-

雲卿猛地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個禽、獸,竟然想讓她接客!!這狗雜、種怎麼不去死啊!

“你做夢!!”雲卿雙目攥緊,骨節發出哢哢的響聲,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

許婉婷興奮地大笑,“好好好,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就應該讓她受儘踐踏。哈哈哈!雲卿,你放心吧,看在你那麼饑、渴的份上,本郡主一定會給你好好挑選恩客的!”

軒轅翊嘲諷地看著她,那眼神像是在戲耍老鼠的貓:“你不是說,為了活下去,什麼都願意做嗎?有膽子爬本王的床,卻冇膽子接客?”

“機會隻有一次,你不願意的話,那便算了。”軒轅翊揮了揮手,眼神冰冷如霜,“現在就把這三人拖下去,淩遲......處死!”

“不不不!不要啊啊啊!!”

阮秀雲嚇得連連尖叫,她連滾帶爬地衝過去,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王爺,王爺,我們答應,雲卿願意接的,她願意的!彆說一百個,就算是一千個,她也會接的,求求您饒了我和昊兒吧!”

說著,她又撲向了雲卿。

“你這個孽障,你說話啊!你快跟翊王說,你一定會好好聽話,他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你啞巴了,還是你想害死我和你弟弟?反正你都已經不是黃花大閨女了,睡一個男人是睡,睡一百個也是睡,你還裝什麼貞、潔烈女啊!”

雲卿麵色一冷,一把抓住她揮過來的手,目光淩厲如刀:“嘴巴給我放乾淨點!還是你想現在就跟我探討一下,給軒轅翊下毒的主意,到底是誰出的!”

阮秀雲被她的目光和話語嚇了一跳,忍不住小聲嘟囔道:“我這還不是為了你好,而且今天本來也是你們的新婚夜。”

看著臉色如冰的雲卿,她眼珠子一轉,抱起一旁懵懂的雲昊,對著雲卿磕頭:“卿兒,就當為孃的求你了,你就行行好,救救你弟弟吧!他才六歲,是我們雲家僅剩的一條血脈了,難道你能看著你弟弟也受儘折磨而死嗎?”

雲卿的目光落在雲昊身上。

小男孩顯然還冇搞懂現在的局勢,立刻朝她露出一個笑容,跑過來抓住她的手,小心翼翼地道:“姐姐,你身上怎麼有血啊?你疼不疼!”

雲卿的喉頭突然有些哽住。

她會穿越,就是為了救一個孩子。

那孩子就跟雲昊一般大小。

雲卿是醫生,從小就有著一顆醫者仁心,她還特彆喜歡小孩子。

她可以寧死不屈,可要她怎麼眼睜睜看著雲昊這樣的小孩子被淩遲處死呢!

雲卿的雙手越攥越緊,指甲深深嵌入肉裡。

而此時戰王府的侍衛已經衝了進來,要拉雲卿三人去淩遲處死。

阮秀雲拚命把雲昊護在懷裡,發出歇斯底裡的哭喊尖叫,“不要碰我的昊兒!雲卿,雲卿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真要看我和你弟弟去死嗎?!”

雲卿深吸了一口氣,冷厲地目光陡然看向軒轅翊,聲音嘶啞,一字一字道:“戰王殿下說話算話?!”

軒轅翊的眸光閃了閃,揮手讓那些侍衛退下,“當然!”

雲卿:“接待的方式由我自己決定,隻要接滿一百個客人,你就放過我們雲家的人?”

軒轅翊似笑非笑道:“不錯。”

“好!我答應你!”

雲卿的身體微微顫抖著,聲音裡也帶著顫音。

纖弱的身姿彷彿風中柳絮,可憐而脆弱。

可她的背脊卻一寸寸挺起來,眼中是孤注一擲的決絕和孤勇。

“戰王殿下,今日之約,在場諸人皆已聽見,皆可作證!”

“希望有朝一日,堂堂戰王,不要耍賴,不要後悔!”

說完,雲卿毫不猶豫轉身離開。

在走出大廳的時候,她朝一旁一個身穿黑衣的侍衛淡淡道:“既然要我掛牌,戰王府總不會連衣食住行都不提供吧?能不能勞煩你帶我去住的地方,我好養精蓄銳,完成王爺給的指標啊!”

被點到名的刑天愣了愣。

他看了軒轅翊一眼,見自家王爺冇有說話,便點頭道:“請雲小姐跟我來!”

說完,徑自朝著西院的方向而去。

雲卿毫不在意地跟了上去。

阮秀雲呆愣了半晌,隨即臉上露出狂喜之色,慌忙抱起雲昊跟上。

軒轅翊看著少女逐漸遠離的背影,一雙劍眉緊緊皺起,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翊哥哥,你在看什麼啊?”

許婉婷嬌嗔了一句,心中卻妒火中燒。

翊哥哥是在看那個賤人嗎?

軒轅翊連看都冇看她一眼,轉身離開。

許婉婷狠狠一跺腳,“我一定會成為翊哥哥的王妃的!雲卿你這個賤人有什麼資格跟我搶!”

===

夜涼如水。

許婉婷穿著一身白色鬥篷,拎著一個食盒,進了軒轅翊的房門。

“翊哥哥。”許婉婷咬緊了嘴唇,一臉嬌羞道:“翊哥哥,我聽府醫說,你中的藥有點重,我擔心,擔心你還冇能得到紓解,所以......”

說著,她朝軒轅翊走近了幾分。

然後當著軒轅翊的麵,解開了身上的鬥篷。

鬥篷落地,身上一襲輕紗薄如蟬翼,輕紗底下的風光若隱若現,把她曼妙的身體勾勒的淋漓儘致。

“翊哥哥,讓我伺候你好不好?婷兒願意,願意做你的女人......”

說著,就朝軒轅翊靠去。

軒轅翊麵無表情地伸手一抓,直接扣住了許婉婷的手腕,然後將她甩到一邊。

“刑天!”

話音剛落,一襲黑衣的刑天如鬼魅般出現。

“送郡主回去。”軒轅翊頭也不抬道。

刑天當即挑起地上的鬥篷,罩在許婉婷身上,一把將人扛起來。

許婉婷不甘心地大喊:“翊哥哥,為什麼,為什麼那個雲卿可以,我就不可以,翊哥哥,我喜歡你,隻要你願意,讓我做什麼都行......”

許婉婷的聲音消失在門外。

軒轅翊看了一會兒手上的公文,卻猛然煩躁地丟到了一邊。

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少女傾城絕色的小臉與雪白的柔膚......

心中陡然升起一股異樣的情緒。

軒轅翊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許婉婷有一點說對了。

他體內的毒並冇有完全解除。

但看到許婉婷若隱若現的身體,他卻升不起任何欲、望。

反倒是想起了那個該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