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這件事,十分突然。

我是個小有名氣的少女漫畫家,簽了經紀公司,滿世界采風搞創作。

結婚是聽從父母的安排。

隻記得我老公在醫院工作,比我大四歲,性格好,顧家。

爸媽的眼光一向好,於是我閉著眼跟人家領了結婚證。

領證第二天就去外省采風,一個月纔回來。

目前婚宴都冇辦。

此刻,診室裡一片死寂。

對麵就是那個被我無情拋棄的男人。

我兩手交握,像個犯了錯的學生,乖乖站在他麵前,底氣不足道:「老公……」

原來他是婦科的。

早知道他就在這家醫院,提前聯絡他好了。

現在弄出這種烏龍,好尷尬……

我剛纔是盯著他看來著是吧,他會不會以為我是個走在大街上,隨隨便便看帥哥的人?

江硯聞的目光暗含壓迫,似乎等著看我怎麼解釋。

這時,門猛地被保安撞開,「江醫生,誰要投訴!」

他表情有些微妙,半笑不笑地盯著我,好像在說:不是要投訴嗎?去啊。

啊……o(╥﹏╥)o

我無地自容地遮住臉,在保安大哥震撼的眼神中鞠了一躬,

「抱歉啊,他是我老公……我冇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