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皇後孃娘很喜歡小公主啊!”淑妃丹鳳眼微眯,看著上首的皇後。

“畢竟是咱們宮中的第一位公主,娘娘喜歡也是正常的。”賢妃神色淡淡,不軟不硬的接了一句。

“臣妾對公主也是喜歡的緊呢,可惜肚子不爭氣,膝下隻有初兒一個皇子。賢妃,你可要加把勁兒了。”淑妃高傲的挺起下頜,炫耀的小眼神看向賢妃。

無子一直是賢妃心中的痛,如今被淑妃這翻不留情麵的當眾點出,直接氣紅了眼眶。

“本宮的事情,不勞淑妃費心。”

“本宮也是不想為你那勞神子事操心。”淑妃一臉不屑。

“好了,你們兩個就不能在一起好好說話嗎,一見麵非要多掐幾句心裡才舒服。”皇後看著要吵起來的兩個人,連忙來打圓場。

淑妃和賢妃好像上輩子的死對頭,兩人在閨閣的時候就互相看不順眼,到了宮裡更是見麵就掐。

淑妃就算了,她一向就是那種炮仗性子,口無遮攔還一點就著,皇上賜‘淑’字是想讓她時時自省,可是好像並冇有什麼作用。

可是賢妃,那麼溫柔的一個人,見到淑妃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凡是能給淑妃添堵的事情完全是不遺餘力。

“本宮就是喜歡公主的憨態可掬,畢竟是我朝第一位公主,本宮見之心喜。”

宋晚晚聽著後宮權利最大的幾個人暗中交鋒,有宮鬥劇裡的那種感覺了,在感受到皇後投向她的目光,宋晚晚連忙扯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多年沉迷宮鬥劇和宮鬥小說的經驗告訴宋晚晚,想在後宮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好好生存下來,一共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抱緊金大腿,另一個是成為金大腿。

她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小身板,成為金大腿不是一件特彆現實的事,而美人孃親的位份也並不算太高,距離成為金大腿還有一定的距離,所以現在抱著她的後宮之主皇後孃娘妥妥是一條又大又粗的金大腿。

她一個公主,又不和皇子們搶皇位,對皇後所出的皇子冇有任何威脅,所以皇後孃娘可以儘情的在她身上展示母愛,展示慈母心,妥妥的雙贏局麵啊!

皇後和宋晚晚的想法不謀而合,她的堯兒是嫡非長,故而她不能對任何皇子表示親近,對貴妃更是時時疏遠,唯恐養大了她們母子的心。

可公主就不一樣了,對堯兒冇有任何威脅,好好寵著,以後還可能給她的堯兒帶來一份助力。這樣想著,皇後看宋晚晚的眼神更加慈愛了,連給公主的洗三禮都重了三分。

可能是殿裡的脂粉味太重了,可能是天色漸晚了,宋晚晚在皇後懷中大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然後嘴裡還吐出了幾分小泡泡。

皇後被她這個吐泡泡的樣子萌了一臉,“時辰不早了,公主怕是困了,你們帶公主回去吧!照顧好公主,本宮重重有賞。”

奶孃上前誠惶誠恐的從皇後懷中接過宋晚晚,跟著李嬤嬤行禮告退。

宋晚晚來的時候兩手空空,走的時候身後跟了一群宮女太監帶著各宮的洗三禮,感受著身後浩浩蕩蕩的人群,宋晚晚開心的厲害,這難道就是皇二代的感覺?

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她還有抓週禮和滿月禮,這就是要收禮物收到手軟的節奏啊!

抱著對美好未來生活的嚮往,宋晚晚在奶孃一顛一顛的節奏中再次睡了過去。

宋晚晚是被戳臉戳醒的,原本她正睡的香甜,和周公在夢裡暢想未來,但是總覺得有人在一下下的戳她的臉,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宋晚晚睜開了眼睛。

入眼便是一張小包子臉,眉眼依稀可以看到帥氣的輪廓,但是現在他就是一個小包子。

“妹妹醒了!”見宋晚晚睜開了眼睛,包子臉興沖沖的和身旁的李嬤嬤分享快樂。

李嬤嬤在一旁苦笑,就憑藉您戳公主的力氣,公主睡的再死也被您戳醒了呀!

天知道她在聽丫鬟報告說四皇子殿下偷偷到了公主寢殿時心情是多麼複雜,這位整個皇宮都出名的混世小魔王,她是打心裡的打怵。

“妹妹為什麼不理我?”四皇子迷茫的眼神看向李嬤嬤。

“因為公主還小,還不會說話。”都說小孩子是天使,包子臉的四皇子一臉求知模樣的看向李嬤嬤,饒是知道他的豐功偉績,李嬤嬤還是忍不住軟了心腸。

“那我和妹妹說話。”四皇子說著,把目光重新投向了宋晚晚。

“妹妹好,我叫宋雲川,是你的四哥。

為什麼叫宋雲川呢?因為我姓宋,雲是我們這一輩男孩子的字,川是川流不息的意思。

因為我小時候身體並不是很好,父皇給我起這個名字是希望我可以健康成長,你看我現在健康吧!

為什麼是你的四哥呢?因為你還有大哥二哥三哥,然後才輪到我,我是父皇的第四個兒子。”

......

她這個四哥,好像是個話嘮,還是個幼稚的話嘮。

宋晚晚一邊聽著宋雲川的喋喋不休,一邊無聊的吐著泡泡。

自從來到了這裡,宋晚晚覺得自己吐泡泡能力見長,她這麼小的身體什麼都做不了,隻能吐泡泡自娛自樂了。

宋雲川看著眨巴著大眼睛吐泡泡的妹妹愣住了,“嬤嬤,妹妹她會吐泡泡!”

突然,宋雲川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興致沖沖的和李嬤嬤介紹。

“啊對對對,公主她會吐泡泡。”李嬤嬤慈祥的附和。

“妹妹好可愛啊!”

“啊對對對,公主她非常可愛。”李嬤嬤繼續附和。

“能把妹妹借我玩幾天嗎?”宋雲川眨巴著眼睛,一臉期盼的看向李嬤嬤。

“啊對對對…”李嬤嬤下意識的跟著附和,說了一半突然反應了過來,連忙找補:“啊這當然不對,公主她不是玩具,不能借您玩兒呢。”

宋雲川見李嬤嬤一臉堅決的拒絕,包子臉都垮了下來,思考了一會,他繼續問:“那我可以帶妹妹去母妃的宮裡玩幾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