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準……動。”從家裡逃出來的司媛媛竄上一輛車,手拿著匕首想著威脅車主帶自己離開這裡。

一上來,卻差點舌頭打結了。

隻見車後座的男人臉容輪廊明顯,微低著頭,下頜線分明,戴了一幅眼鏡,鼻翼高挺,看起來斯文俊美。

一身黑色的西裝,白色襯衫,衣釦緊扣至衣領的位置,輕鎖著他的喉結,帶了一股禁慾的矜貴感。

聽到司媛媛的聲音,他抬起眸子看向她,視線……冰冷。

這個男人坐,坐在輪椅上的。

不管了!!

司媛媛貓在輪椅旁,匕首停在戰铖翼的不可描述的“第三條”腿上,“不準吭聲。”

車上,氣氛詭異。

戰铖翼黑著臉。

零一上車就發現車內的氣氛十分詭異,也察覺到了貓在翼爺身邊的身影。

正要開口……

“開車!”戰铖翼開口。

零啟動車子。

“等一下。”司家人攔停車子。

“我們大小姐不見了,我們想檢醒一下你的車子。”

“你是說,你想檢查戰家的車子,是嗎?”零語氣緩慢地說道。

司家保鏢對上零的眼神就慫了。

戰家的車子嗎?

車子的玻璃是防光的,隻搖了一點點的車窗,從車窗外看,看不見車內的狀況,司家的保鏢自然也就看不見貓在車後座的司媛媛。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

保鏢的話直接地被零打斷,“你敢嗎?”

保鏢不敢。

直接地讓開。

戰家?

司媛媛知道戰家,A市的第一權貴家族。

眼前這個男人是戰家的人?

腦袋瓜裡有著數個疑問,眼見著車子離司家彆墅有些遠了,她才坐起了身子,然後拿著匕首抵在了坐在輪椅上一直冇動的戰铖翼的脖子上。

零:“……”不好了,翼爺被人威脅了。

“送我去……”司媛媛突地卡了殼,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家人翻臉得如此突然,又要把她往外趕,她做不了任何的準備。

最重要的是……

她冇錢。

嗚。

所有的帳戶都被停了。

手機也被冇收,身份證也被沈如容拿了。

想到此處,悲從中來,眼淚又受不住地落下來,偏她還倔強地抹掉了,手一晃,不小心就傷到了戰铖翼的脖子。

血絲溢位。

“對不起,對不起。”軟糯的聲音帶著害怕,語句都有些顫抖了。

她不是真的要傷到人的。

她將匕首收回,兩眼淚水模糊如同可憐的小貓咪看著戰铖翼,“大叔,我不是有意傷你的。”

戰铖翼對上她可憐的小眼神,皺了皺眉。

她剛纔一上車就拿匕首威脅他了,而且匕首所威脅的地方還是……

這會,知道怕了?

“滾下車。”他不跟她計較。

“不行。”她不能下車,下車家裡人會看到她,那她就可能再也逃不了。

她本來收回的匕首再次地抵在了戰铖翼的脖子上,她必須要離開這裡的,“送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