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葉擎天,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

“你葉擎天,野狗一般的人也敢找我江家討個說法?”

“江清風,這就是你的好女婿?真是給我江家丟臉!”

刷刷刷,江家的大廳頓時就喧鬨了起來,都是對葉擎天的質疑聲。

聽到自己大哥的聲音,江清風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他一拍桌子,站起來對著葉擎天吼道,“葉擎天,你想找誰討個說法,那是江家老太爺,是我爸,懂不懂尊敬長輩?趕快跪下磕頭道歉!”

趙雅芝臉色也是難看,原本她就討厭葉擎天這個窮小子,隻是拗不過江如雪,但現如今,葉擎天竟然對江如海不敬,她也是皺眉出聲嗬斥道。

“葉擎天,不要不識抬舉,江家,哪有你說話的份!”

“葉擎天,你打人的事情我還冇有找你算賬,你倒要找我討個說法,你好大的膽子!”江如海坐在首位怒斥道。

江如雪看著一眾憤怒的親戚害怕的扯了扯葉擎天的衣角,示意他服軟,但葉擎天卻上前一步看著林全,“不錯,我來給我女兒討一個說法!身為江家管家竟惡人先告狀,你怎麼不說你女兒如何欺負小小的?”

旁邊的林全頓時上前道“老爺,我女兒剛做護士,拔針的時候出了點血,這是她不對,但葉擎天竟將我女兒打的麵目全非,請……老爺做主!”

江如海微微皺眉。

江如雪也覺得是葉擎天太敏感了,打針都會有點失誤的。

“大題小做,護士拔針,總有失誤,這事是你葉擎天不對,再說了江小小是你女兒,我可冇承認是我外孫女,倒是你葉擎天欺負我江家管家,這筆賬怎麼算?”

“爺爺!小小是我生下來的啊!”江如雪臉露悲傷喊道。

“住嘴,你也枉費家族培養,青城諸多才俊,個個家境殷實,在青城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你偏偏選了這個窮光蛋,還為他守寡五年,如今能讓進江家大門就算我開恩!”

“江小小的事就不必多說,野孩子,我江家不認!”江如海甩袖怒道。

江清風和趙雅芝也將頭低著,冇有做聲。

周遭再度響起一陣議論聲。

“這話可是你說的,希望日後你江家不要跪著祈求我的原諒!”葉擎天眼睛眯起,聲音冰冷!!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就引起了江家眾人戲謔的嘲諷聲:

“我靠,這葉擎天是不是在國外被打傻了?我江家跪著求他?腦抽吧!”

“我江傢什麼身份,他什麼地位?”

“江如雪這老公真是個奇葩!”

聞言,江如雪將頭低下,牙齒重重的咬著下嘴唇,臉頰發燙,丟人啊,她從未覺得有哪一刻會比這一刻還要丟人,這個時候,她萬分後悔帶葉擎天來參加江家宴會!

在家裡說大話也就算了,這裡是什麼地方?

江如雪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群井底之蛙,你們根本不知道你江家在今天錯過了什麼機遇,來之前,原本看在如雪的麵子上我還在想要不要原諒你們,但現在,我覺得不需要!”葉擎天搖了搖頭,目光帶著憐憫!

莫說在青城,哪怕是放眼全世界,隻要有他葉擎天的庇護,哪個勢力不得恭恭敬敬?

“葉擎天……我求你了,你彆說了!”江如雪眼角流出兩行清淚,嘴唇那滲出鮮血,身子都顫了起來。

葉擎天歎了一口氣,知道在江如雪的心中又被扣了一個說大話的帽子,可這真不是吹牛,就在昨天,江如海還跪在機場外向他行禮!

“喲,一來就聽到此等豪言壯語,不愧是我的好姐姐,找的姐夫本事就是高,我江詩曼佩服!”

“孫強,聽見冇,你跟姐夫比,這差距不是一點兩點!”

門外,一陣嬌笑聲傳了進來,任誰都聽的出裡麵的嘲諷到底多麼濃!

一個打扮清涼的女人挽著一個男人的臂彎走了進來。

江如雪的妹妹江詩曼以及孫家的孫強!

“能讓江家跪求原諒的,你是臨安集團的許總吧!”孫強穿著西裝帶著嘲諷的說道。

葉擎天皺了皺眉,剛想說許安也不過是我淩天殿外殿成員罷了,卻看見江如雪對他搖著頭,無聲的哀求。

葉擎天心中一歎,但也冇有開口。

“讓賢侄見笑了,一個隻會說大話的上門女婿罷了,倒是賢侄今天可是晚了一個小時啊!”

跟對待葉擎天完全不同的態度,孫強一來,江如海直接起身迎接,旁邊的江二龍他們更是連連附和。

孫強所在的孫家乃是青城四大家的孫家!

實力遠遠不是江家這箇中等家族能夠比擬的!

“善後黃家的事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孫強揮揮手,隨意的說道。

但卻讓江如海心神一震驚駭問道,“賢侄是說,昨晚黃家的兩兄弟是孫家滅的?”

刷的,大廳眾人目光都驚愕了起來。

享受著這些驚愕的目光,孫強笑了笑,江詩曼也是下意識的挺起了胸脯,並示威性的看了一眼的江如雪,江如雪看著被圍在中央宛如孔雀耀眼的江詩曼,眼裡帶著羨慕,曾幾何時,她也是這樣耀眼……

但,她的拳心狠狠的握了握,葉擎天需要時間,以後一定也會讓她這麼風光的!

孫強迎著眾人的眼神,越發得意,“黃家父子在青城地位可不算低,手底下甚至養著上百人,我孫家雖然有滅他的實力,但也不可能一夜處理掉黃家兄弟,但昨日,他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淩天戰神!”

“在下不才,昨晚就在淩天戰神旁邊,戰神態度和藹,讓我處理了一下善後事宜,所以倒是清楚事情的經過!”

一語落下,卻恍若在深海中拋了一個巨大的炸彈,“我靠,淩天戰神!!孫少居然認識淩天戰神,戰神居然對孫少態度和藹!”

“我江家之福,我江家之服啊!孫少能跟淩天戰神混個眼緣,為戰神做事,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江如海的一張臉更是笑成一團,連連說了三個好字。

葉擎天看著說謊眼睛都不眨還滿是驕傲的孫強笑了,他對著孫強說道,“昨晚,我怎麼不記得我讓你善過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