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芷見狀.立刻就白了過來。

恐怕這個男人往常冇少數負過白己的便宣相公。

這樣想著,最芷放開了拉著最覺靜煩的手。順便活動了下手巍,喝化露出一抹殘識的笑台。

足下微點。再見B起到了男子的身後。

順手從秀邊人的便間如出一把短刀,直溫來人要門。

“你這個做婦,居然把學我?你知道本皇子是進時?我叫是謝的

被曼芷嚇了一號.楚雲實一邊代4著。一邊忙往旁邊鬆去。

會芷對他舶行為早有6料,當下深腳,楚麼實黲蓋處-痛,整個人如民狗響網一樣.摔倒了地上。

看著他摔了個物吃屎,最正為後,2冷-笑,“本小姐不t你是在,既然我跟太子成了高,那他就思我的男人,敢當著我的麵做負我的男人,我看你

是活膩亞了”

楚Z實義氣義惱.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回然被這麼個物核子給感去了。

他的研睛道虹一片,原本就陰年無比的臉.如今隻利下了8由,你們都比了嗎 ?冇看見這個我婦動打本顯子,還不把她遭速拿下,關入天本。

償從們互相看了一眼,各白敞開全醫區狀向著費正撲去。

費芷回畔.相略的數了一下。

還好。

雖然她現在因為這個身體常年遺科的原因.體力題不上

但依拿枝巧.打這幾個人還是鮮單有餘的。

按下來的時間裡,正就好當草原上狩貓的猛曾.而那些侍從則況亞光遊紮的錦羊。

她身如殘影,腳步生風。

明明不見出招,卻夠次次擊中要吉,過片刻.二皇子的侍從就製了一地

“她不是個病模子嗎

“就是啊,怎麼會這麼厲害呢

“難道我們收到的訊息有演?”

一旁國觀的眾人, 見此情景,都物粉震物不已。

楚雲望路瑟發抖的秘在一方,限底劃過一絲戲興味,片刻之後,義恢複了之物期像的模樣。

隨著一聲巨響,很後一個恃從也被跟點在地。

“置芷.你給我住手I你如知道我是準P如果你歌殺了我,你就就充了 !”楚雲實見景芷朝白己來.就像看見了水物的羅利。

他一邊往後拋,一邊警告縣正。

創劇的傲慢一日而空,隻剩下了敵人發關的微目。

“本小相不t你是滋.敢動本小姐的男人。就是找光。想活

楚麼突被她這副凶神恐稱的樣子叫了一館.情不擇跑帶著人的了。

站在一分的要光震性的看著這一 幕,張開的嘴巴裡幾乎談吞的進去始蛋。

這還是那個病快子要正嗎

規見著曼芷處理充:星子,義將權戰轉彆了白己身上,非得要黨吞了吞口水

聲言不想利歡道: ...你們種堂。積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衡子.我--我先走了。

看著費覺溜之大古,最芷譏笑-聲,還以為這女人多曆害,原來不過如此。

都就以後再找地算賬

楚雲望也從旁邊謂了過來,用.觀小意般單地的雙牌看著曼芷。

貶巴著雙躁,“嫩子 ,壞人跑了,旺,們快快況房吧。嫩說了,測房就能有小

旁邊唱禮的司儀理忙咳吹了聲,“太子霞下 .要先拜堂才行。

的” 楚雲裡不說了,“紮就是要和感票職子生寶

“你倒是像得不少,還鐵先測房工才能生.縣正獎著,牽過楚雲望的手,拉著他走到排天地的喜堂裡麵。

“-拜天地

二種向盟

“夫數交拜

“禮成!“

拜完型.就該入洞磨了。

楚土望形觀桃花跟毫不境你的在最芷身上打轉.滿恩好奇與期8.似是不白為1麼進狗磨就可以生出寶了。

“你們都下去吧!”

趕誌日群問候的言後,最芷單-時間的以了身上的龍風喜袍。

腳動過手,出了一肝,要是現在能洗個深就好了

這樣想著,曼芷一-招,好看見8室用風後麵慢著一桶洗深水。

念-動,曼芷轉過美,作一位以真的慎樣同楚土登說道:你利平去床 上等著我,我先完演出來就跟你生。

會芷說著,還摸了投楚上18路光。

看著地周場多類的身影走入風後,楚土望被起了朋頭,這個女人當真要跟性的聘不成

他方纔都樣鬨翼.隻不過是為了趕地都想些機周風唐的人。

最處拍情影在研風後寬農解帶。

會正根本就不知道這古代的用風隻能起一一個裝飾作用,她絲不恨思水的除卸了身上所有的衣物。

隔著一層霧白色的炒,楚雲型幾乎物部越的確的風光跑無餘

吉前的紅費相情更上了日朵火

“眼~”他們裝味嗽了一聲,移開了0發。

等會芷從水中休浴出來,就看見楚雲裡果然如月白己J展的日題,和S的演在麻相裡側。

她想也不想,翻身上床就在她冇注意到的時強,隻見楚雲坐部雙原本應該您像的牌子,湖是警惕的望著她.隻要她政再靠近-步,就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還好費並隻想打了個哈欠,就製認打算睡了。

楚雲坐的醫怡相航故下來一共

“裡頭什麼情況?”

“尚豐這太子如不肯跟太子做下圖房

“要是這樣的話,我們如響交

期國微坡的討論向傳入了最正日中。

她前世在警校體就了一身式藝,聽覺本就界於常人,將這幾個領子的聲收入日中。

她算是清楚了,今晚要是不做-世犧性,準是過不了最後之人的監現的

這樣想著,她寡近楚雲裡,和出任聲皮目朵,“姐相現在有一 科事情需實你糊忙.你願不願自明?”

楚雲望原本發糊的身體,聞言鬆敢了下來

隻見他歪著可愛的小鉑農.不悅道:“不想姐粗 .是嫩子。

“好,嫩子也行。”最芷不相跟性良當時間,直挨說道:“你看見外麵部幾個人了日 ,他們今天碗上不看到怕倆在一起是不嘴罷手的,你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