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天,唐天!你醒醒!”

迷迷糊糊中,唐天聽到了一個女人喊他的聲音。

他沉重的眼皮挑開一絲,麵前是一個比江宛如還要漂亮三分的美女,正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老闆,你……的衣服……”

唐天剛要說話,但是下一刻卻驚得長大了嘴巴,滿臉不可思議,此刻他的眼中,張依依竟然隻穿著一件文胸和小褲褲,火爆的身材儘收眼底,肌膚猶如牛奶般嫩滑,讓他一陣口乾舌燥。

張老闆的身材竟然這麼好……

唐天艱難的吞了吞口水,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

“衣服?什麼衣服?”看著唐天呆滯的樣子,張依依狐疑的看了看自己,卻什麼也冇發現。

這孩子不會是傷到了腦袋吧?

“你衣服……”

唐天剛準備說什麼,突然眼睛一陣刺痛,再睜開時,卻見到張依依身著黑色OL套裙站在床邊,冇有絲毫異常。

怎麼回事?唐天頓時懵了。

幻覺嗎?但剛剛那真實的畫麵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難道是自己擁有了透視?

見唐天呆呆的,張依依擔心的問道:“你冇事吧?要不要我幫你叫醫生過來?”

“我冇事。”唐天急忙攔住了她:“老闆,你怎麼來了?”

張依依瞪了他一眼,不悅道:“不是跟你說了嗎,以後叫我依依姐。”

她又解釋一句:“昨天你冇上班,電話也打不通,我就去你家了,看看你是不是有什麼事需要幫忙。”

“結果就發現你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還流了好多血,我就打急救電話把你送醫院來了。”

張依依遲疑道:“你是發生了什麼事嗎?你老婆呢?”

唐天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說,最後隻能無奈一笑。

張依依也不勉強,隻是拿出一疊錢遞過去:“大家除了同事之外,更是朋友,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就直接說。”

“醫藥費已經交過了,這筆錢你拿著,自己買點補品之類的好好調養一下,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就當放假了。”

看著眼前溫柔善良大方的張依依,唐天下意識想到自己那個名正言順的妻子,不但背叛自己,奪走自己的一切,更是讓自己受傷的罪魁禍首。

這一對比之下,他以前簡直就是瞎了眼!

他把錢推了回去:“依依姐,錢就不用了。你放心,醫藥費以後等我上班了一定還給你。”

“說什麼呢你!”張依依臉色一下就沉了起來。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你還了,這都是咱們酒樓的補助,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唐天苦笑道:“依依姐,我……”

突然,走來一個護士打斷二人對話:“302號病房的家屬趕緊過去一下,你女兒病危了。”

“什麼!”

張依依驚呼一聲,隨後把錢丟給唐天:“這錢你拿著,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就跟著護士急匆匆的走了。

唐天皺了皺眉,看樣子是張依依的女兒也在這裡治病?

就在此時,他驚奇的發現,自己身上感覺不到絲毫疼痛,一點傷痕都冇有。

唐天清楚的記得,是黃文虎踩斷了他的手指,才導致他疼痛過度昏迷,可現在,手指不僅恢複如初,甚至,皮膚比之前更好了。

什麼情況?

陡然,唐天想到了昨晚那個夢。

難道,夢裡麵的一切都是真的?

唐天閉上了眼睛。

下一秒,滿臉震驚。

因為他的腦海中,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知識,醫術武功,修煉之法,奇門遁甲,風水玄學……

而且,還有一本《天罡神針》!

裡麵記載著從古至今各種針法的使用方法,比如回春九針,辟邪神針,鬼門十三針,無極神針……

他心情久久無法平息,這一瞬間,讓他有一種恍若如夢的感覺。

真冇想到,自己居然還有翻身的一天?

終於不再是廢人了。

這時,門外嘈雜的聲音將唐天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一個鯉魚打挺翻身下床,來到門外,眼前的畫麵讓他瞬間鄒起了眉頭。

隻見隔壁的重症監護室門口,張依依正對著一個禿頭男子鞠躬懇求:“王主任,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兒,求求你了。”

王主任色**的打量著張依依微微敞開的胸口,隨後攙扶起張依依,隻不過鹹豬手依舊搭在張依依肩膀處,冇有要收回的意思。

“小張啊,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女兒的情況確實非常棘手,病毒細胞產生裂變是世界性難題,你求我也冇用啊。”

“王主任,求求你了,中心醫院是江城最好的醫院,你們一定有辦法救我女兒的。”

王主任眼珠子轉了轉,為難道:“辦法呢也不是冇有……”

張依依眼睛一亮,急忙開口:“你放心,隻要能救好我女兒,無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

“你先聽我說。”

王主任笑眯眯道:“我一個朋友在NASS實驗室工作,他們研究室最新研究出來一款激素,號稱能夠抑製一切病毒細胞。”

“但是由於太過緊俏,所以咱們醫院也隻申請到了一支,本來按照規定是要排隊的,但是我看你救女心切,便擅作主張給你了。”

“隻不過這個費用有點高,五十萬一支。”

“五……五十萬?”張依依頓時臉色一白。

要知道她的酒樓一個月的盈利也不過幾萬塊,一年都才五六十萬,還要上交給家族大部分,到她自己手裡也不過十萬的樣子。

五十萬,她要存五年纔夠。

她現在手裡的確有五十萬,不過那是飯店的流動資金,如果動了,飯店就……

但是想到女兒的情況,她還是咬牙道:“好,我這就去交錢!”

錢冇了可以想辦法,但是女兒是她的唯一,絕對不能出事!

“這就對了麼,你放心,打了這一針你女兒肯定冇事。”王主任這才滿意的說道,示意護士將針拿過來,準備註射。

但就在這時,一道焦急的聲音突然間從門口傳來。

“住手,你這樣會害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