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瓷輕笑,伸手將自家這委屈弟弟從其親媽手中拯救出來,揉了揉耳朵,放心吧,我知道你捨不得你姐,我一輩子都是你姐。

冉明月:清溪?

沈瓷抬頭,放心吧媽,我已經和秦家大少爺簽了協議,斷絕與秦家的親情關係。伸手將那張卡摸出來遞給了冉明月,這不,一千萬呢,挺大方的,正好存著給晨陽以後娶媳婦。

冉明月眼眶微紅,他們不願意認你?放心吧,等你爸回來,讓你爸去討個說法,這一千萬,看不起誰呢?

那?

冉明月:至少一個億,我家寶貝無價。

沈瓷愣住,她現在倒是開始為原身惋惜了,有這麼好的養父母,何必去攀秦家那高枝,困在那大宅子裡自生自滅。

點了點頭,那是,不過以後我賺一個億給你花。

冉明月失笑,而還在沈瓷手臂間的越晨陽,則是紅了大半的耳朵。

今天的姐,似乎是變了不少,少了身上的陰鬱氣息,卻多了些強勢和自信,若是長此以往,他還是很願意有這個姐姐的。

哪家的寶貝閨女要賺一億?咋這麼牛剛走進家門的越衛國瞧見自家媳婦的眼神,瞬間把話收了回去。

家訓第一條:越衛國不能講臟話。

笑著打了個哈哈,沈瓷看著麵前大約五十歲,挺著個啤酒肚,國字臉,大濃眉的原身養父,越父家是農村的,小學畢業就出社會混,走南闖北的難免會帶著點外麵的習性。

可惜娶了養母冉明月這個書香門第出來的大學生,最看不得這些壞習慣,幾十年了都被管得死死的。

想造作?搓衣板準備一下。

看到自家女兒的變化,越衛國也就隻是驚訝了一瞬,閨女,今晚給你做糖醋魚,正好今天菜場的老李頭留了兩條活魚,保證新鮮營養,瞧瞧這纔去幾天,小臉慘白得哦,可憐。

沈瓷:......

好。

飯桌上,越衛國又問起了秦家的事,一聽到一千萬簽協議的事,瞬間炸了。

欺人太甚,我明天去取兩千萬扔他臉上,全換成硬幣,砸也能砸死他們,讓他們簽一份悔過書。

沈瓷默。

那倒也不必。

筷子夾了一塊糖醋魚放到越衛國碗中,順道在越晨陽期盼的眼神中夾了一塊過去,爸,我之所以過去,不過是想看一眼生我的人長啥樣,畢竟我都十八了,已經缺失了十八年的親情我不需要。

生恩不如養恩,我隻有你這一個爸,何況我這麼一個外人,人家也不拿我當女兒看,何必去破壞人家本就和睦的家庭,以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他們不喜歡我,我也不高攀。

越衛國點了點頭,他們不要是他們狗眼瞎(嗶),以後我就是你親爸,我養你,就算我和你媽養不了,這不還有晨陽。一提起晨陽,越父眉頭一皺。

越晨陽瞬間筷子一頓,有種不詳的預感。

果然下一秒。

晨陽考試如何?能上重點中學嗎?

越晨陽:......

旁邊的冉明月及時接話,一百五懸,上次測驗,三科九十九。

越晨陽看著自家老爸黑沉的臉瞬間立刻舉起手發誓說到,我保證我發誓上次冇上一百五絕對是因為卷子太難,我們班還有好幾個比我還差,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那你倒是給我比個上?天天就你那幾個攪屎棍吊車尾,要臉不?越衛國硬生生被氣笑了,身上的嚴肅瞬間消散了不少。

越晨陽:要。

家訓第二條怎麼說的?

越晨陽: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挖煤不填炕。爭做急先鋒,社會主義接班人。

沈瓷大笑。

這越家的家訓足足有十五條,僅約束男的,也是實慘。

越家典型的女兒富養,男孩窮養。

女兒打不得罵不得,原身冇成二世祖還真的是萬幸,不過也正因如此,原身纔像經不起風吹雨打的嬌嫩小花朵,一入秦家門就被吃得渣都不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