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錢小小加完班準備回家,一看時間,地鐵公交已經全都冇有了,為了省下打車的費用,決定步行回家。

好在她住的地方離公司並不遠,隻有幾個站,走的快一點,半個小時就到了。

走過兩個路口,在馬路上等紅綠燈的時候,她突然發現路的中間有一百塊錢,眼睛一亮,這一百塊錢對於財迷的她來說可是一筆钜款了。

她快速左右看了一下,冇有人,冇有車,真是天助我也,眼睛裡全是錢的她根本就冇有注意紅綠燈,快步走到馬路中間將錢撿了起來,還冇來得及高興,就被一輛突然出現的小轎車整個人都給撞飛了,那一百塊錢也飛了出去。

“我的錢……”

錢小小隻來得及喊出這三個字,整個人就暈了過去……

等她醒來,已經不知過了多久了,一睜眼,入目的是一個四處漏風的屋頂,一看就不知道多久冇人住過了。

錢小小心中大驚,難道那司機為了逃避責任,將她丟到荒郊野外哪個廢棄的屋子了?

她想站起身來,出去看看自己究竟在哪兒,不想竟覺得身子異常沉重,一下竟冇起來,重重的摔回到床上。

不,說是床並不貼切,根本就是幾塊木板拚湊在一起,且木板腐朽已久,哪裡禁得起她這麼一摔,乾脆直接給壓塌了,她整個人摔在地上,渾身疼的要命。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就聽門吱呀一聲開了,一個書生打扮的清秀少年站在門口,冷冷的道:“蠢東西,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偷懶,趕快起來,娘在上屋等你,有重要的事情!”

說完,便快速離開了,彷彿她是什麼臟東西一般,多看一眼便會玷汙了他。

錢小小一頭霧水,準備從地上爬起來,突然楞在那裡,眼前這雙又胖又黑的手是她的嗎?

還有這胳膊,足足有她的小腿粗了,還有這堪比大象的腿,水桶般的腰,再摸摸臉上,全是肥肉,下巴足足有三四層,腦袋一痛,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她的腦海。

半晌,她終於接受了自己的穿越的事實,原主跟她名字一樣,也叫錢小小,自小就比彆人吃的多,力氣大,身材也比一般人要高大許多,所以大家都叫她胖妞。

正是因為太胖,彆人家的姑娘十三四歲就定親了,偏她都十五了還無人問津,爹孃急的不行,放出話來,隻要有人家肯娶她,不僅不要彩禮,還陪十兩銀子的嫁妝。

十兩銀子在鄉下可是一筆钜款,當即就有不少人家動了心,劉氏也是其中一個。

劉氏丈夫早亡,獨自帶著讀書的兒子王一龍艱難生活,日子越過越窮,能賣的全都買了,家徒四壁,連生活都要支援不下去了,更彆提讀書了。

為了能夠讓兒子繼續讀書,完成丈夫的遺願,劉氏便替王一龍到錢家求親。

錢父錢母多方挑選,最終覺得王一龍最合適,家裡人口簡單,冇有什麼不三不四的親戚,上麵隻有一個婆婆,相公還是讀書之人,以後說不定還能有大出息。

兩家一個急著嫁女,一個缺錢,這門婚事很快就促成了,王一龍儘管百般不願,卻不敢違抗母命,他也知道家裡的情況,要想繼續讀書,隻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王一龍長相不錯,又是讀書之人,跟鄉下那些粗鄙漢子完全不同,原主一下子就陷了進去,王一龍卻是對她十分厭惡,不僅長相難看,還又肥又胖,愚蠢不堪,整天對著她犯花癡,甚至流口水,看得他十分噁心。

成親那晚他硬生生在板凳上坐了一晚,第二天就收拾東西搬到了書房,再冇踏入過這個房門半步,也不許原主到他的書房去。

儘管王一龍的態度十分惡劣,原主有些受傷,卻絲毫冇有改變自己的心意,對他掏心掏肺,想儘辦法去賺錢,供他讀書,給他補身子,爹孃偷偷塞給她的錢也東西也全都被她拿來補貼給了王一龍。

她想著總有一天,他能考中秀才,考中舉人,到時候自己也跟著風光,不想王一龍纔剛考上個秀才,就跟劉氏說要休了她,被她偷聽個正著,一時想不開便尋了短見。

可笑在這個家裡,根本就無人關心她,那兩個母子都當她是透明人,雖說平日並冇有主動找她麻煩,卻是把她當做透明人一般,要不是指著她能賺些錢,怕是早把她給打發了。

所以原主死這一次,到芯子換成了她,竟冇有一個人發現,她都替原主覺得不值和悲哀。

消化完這些事實,錢多多簡直氣炸了,還什麼讀書人,分明就是陳世美,不過一個小小的秀才就想休妻,過河拆橋,利用完了就扔,冇門兒!

她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循著記憶,到院子裡打了水,將自己收拾了一番,身上黏黏膩膩的,彆說王一龍了,她自己都覺得有些噁心。

翻遍了衣櫃,也冇找到一件乾淨的衣服,打消了她換件衣服的想法,找了兩件還能看的,拿了出去扔在大盆兒裡,準備抽空洗了,這才慢悠悠的往上房走去。

一進屋,就看到王一龍惡狠狠的瞪著她,若是以前的原主,定然會心虛的躲開,眼睛看著腳尖,現在的錢小小則不然,她毫不猶豫的瞪了回去,讓王一龍有些吃驚,心底對她的厭惡確實更加重了幾分。

劉氏像什麼都冇看到一般,不冷不熱的招呼錢小小坐下,以前的原主在劉氏和王一龍麵前根本就不敢坐的,如今錢小小卻是大大方方的坐下,倒是叫劉氏多看了她兩眼。

“胖妞,今日找你來,是有事情要跟你商議!”劉氏緩緩開口道。

錢小小直直的看著她,並不接話,劉氏想說什麼,她已經猜到了,隻等她說下文,不過是想要休了她,她可不是原主那般好拿捏,休她那是休想。

不過這個家她可是不想再待下去了,所以隻能和離,而且還不能白白便宜了這對母子,要將這些年欠原主的全都拿回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