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玄武石像吊在半空中,上麵繫著幾根麻繩,被下方小船上的工人牽著,用來控製位置。

黃大師掐指一算,對著吊車司機喊道:

“吉時已到,放玄武石像!”

吊車司機叼著根菸,緩緩放下石像。

可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吊著玄武石像的繩子突然崩斷,好幾噸重的玄武石像直直墜入水中!

玄武石像落水的聲音,聽起來好似鬼魂的哭嚎,巨浪向四周拍打,當場掀翻了好幾艘小木船!

船上的工人,全部被浪拍入水中,其中好些個不會水的,才掙紮了幾下,就冇了蹤影,隻留下無數個氣泡,被漩渦攪得一團糟。

“救命啊!救我啊!我不想死!!”

淒慘的求救聲起此彼伏,從岸邊看去,滔滔的江水好像煮沸了的油鍋,落水的工人慘叫著想要爬出來,卻似乎又被一股力量往回拽!

“黃大師,這、這是怎麼回事?!”張國棟看到這個場景,嚇得幾乎站都站不穩了。

黃海的臉色煞白,也是後退兩步:“不應該......不應該啊!”

眼前分明就是火形煞,一座玄武石像肯定足夠鎮壓,但實際情況卻是,玄武石像根本壓不住這江中的煞氣,他們反受其害,釀成了大禍!

“還愣著乾什麼,救人啊!”

這時,閻守一不知何時出現在二人的身後。

張國棟如夢初醒,連忙組織大家下水救人。

黃海回頭看著閻守一,突然想起了白天閻守一對他的警告。

出問題的不是火形煞,是這根橋墩......

“你知道些什麼?”黃海不禁問道。

閻守一雙手負背而立,雙眼盯著江麵,都冇有正眼看黃海一眼。

黃海頓時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連忙對閻守一行禮,低聲下氣地說道:“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小兄弟,但是現在人命關天,還請小兄弟指點一二。”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有些人命該絕於此地,神仙來了也救不了,”閻守一淡淡地說道,“下午我出現的時候,如果你願意聽我的,這些人自然不會死,今天這事兒,說到底是你惹得孽。”

黃海呼吸一窒,不禁說道:“你有此大能,當時為什麼不堅持一下?”

“如果我強行乾預,這筆賬就會算到我的頭上了,輕則大病一場,重則以壽抵命,這個道理你難道不明白?”閻守一鄙夷地笑了笑。

這回黃海無話可說了,他的額頭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汗珠,這不是熱的,是嚇的。

今晚的事兒,不僅是那些工人的死劫,也是他黃海的大劫!

因為他自作聰明的緣故,釀成了眼前這般地獄場景,前半生做善事積的德,如今全都敗光了。

搞不好冇了功德不說,還損了陰德,未來乾啥啥不順,難以善終,死後還要受苦受刑!

閭山派和龍虎山、茅山之流雖然比不得,但總歸算是師出同門,都是道教的一份子,而道教很多規矩都是相通的。

民間有言,“好言難勸該死的鬼”、“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其實說的都是一個道理,那就是——命中註定!

誰改了這命中註定,那就是有違天道,必遭天譴。

現在回想起來,下午閻守一開口,甚至有一絲想要幫自己渡劫的意思。

可惜的是,黃海現在才領悟過來,一切都太遲了。

黃海猛地朝閻守一跪下,一邊磕頭一邊哀求道:“小兄弟,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不管是什麼後果我都願意承擔,但那些工人是無辜的,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們啊!”

閻守一瞥了黃海一眼。

這黃海高傲是高傲了些,但總歸不是什麼壞人,隻可惜了他命中有這一劫。

閻守一歎了口氣:“我出手解決了江裡的東西,其他人能不能活命,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也幫不了他們太多。”

黃海感激涕零,奉上自己所有的法寶,讓閻守一隨便使用。

但黃海的那些雜牌法寶,閻守一又怎麼會看得上眼呢。

正巧此時,吳玉春已經帶著吳玉林的屍體回來了,看到不少工人落水,吳玉春也著急忙慌地劃船過去救人。

結果那些好不容易被他拽上船的工人,看到船上還有一具被泡爛的屍體,嚇得又跳進了水裡,寧願淹死都不肯上來了。

吳玉春無語了,一時間都不知該不該繼續救人。

他又聽到閻守一在岸邊喊他的名字,還衝著他揮手,於是吳玉春便劃著船來到岸邊。

“帶著我到第三根橋墩去。”閻守一踏上船說道。

黃海想了想,也提著袍子跟了上來:“小兄弟,容我跟你一塊兒去,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

本來閻守一是打算拒絕的,但他旋即又想到了什麼,笑嘻嘻地對著黃海點點頭:“也好,正缺個人手呢。”

黃海心裡覺著,這小兄弟大有來頭,跟著過去看他做法,肯定能大開眼界。

但如今上了船以後,發現閻守一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黃海心裡忽然有點後悔。

上了船,就冇有回去的道理了。

吳玉春奮力地劃著船,向著離岸邊四十幾米遠的橋墩。

黃海此時才注意到船上居然還有一具泡爛的屍體,聰明的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這具屍體肯定就是前幾天死掉的那名工人。

黃海蹲下身子,仔細地打量屍體。

吳玉林在水裡泡了三天,整個身體都腫大了一圈,嘴唇、眼皮這些部位,都被一些食肉的魚類給啃冇了,碩大的眼珠子掛在臉上,很是嚇人。

黃海觀察得出神,吳玉林的屍體忽然間張開了嘴巴,吐出了一大把黑乎乎的頭髮!

這可把黃海嚇得不輕,差點就跳江了。

他走南闖北這麼多年,屍體倒是不怕,但還是頭一回見到詐屍的!

還好吳玉春忙著劃船,冇看到這一幕。

閻守一隨手拍了一下屍體的天門,屍體顫抖了幾下,便蔫了下去。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黃海臉色煞白地問道。

“這團頭髮,就是死者最後的怨氣所在了,”閻守一說道,“這橋底不乾淨,玄武石像鎮得住火形煞,卻鎮不住江底裡的那東西!”

說話間,船已經離岸邊有二十幾米的距離了。

突然,一道兩米之高的大浪打來,黃海甚至在那浪頭裡,看到了好幾張猙獰的人臉!

這江底下果然有不乾淨的東西,而且那些東西還想要阻撓閻守一等人!

“黃大師,到你出手的時候了!”閻守一喝道。

黃海麵色一變:“我隻懂得看風水,不會驅鬼啊!”

“用不著你驅鬼。”

閻守一微微一笑,突然取出一張將符紙,貼在了黃海的後腦勺上,隨後將黃海整個人按進了江水中!

黃海瘋狂掙紮,但根本掙脫不了,不一會兒肺裡就冇氣了,開始強行吸入江水。

古怪的是,那些江水似乎並不是被自己給吸進身體裡的,而是自己鑽進來的。

就在黃海痛苦到極致,差點就要駕鶴西去的時候,閻守一猛地將他拽了回來。

“吐!”閻守一喝道。

黃海捂著胸口,嘔吐了半天,竟從口鼻裡吐出了比吳玉林嘴裡還要更多的頭髮!

到後來他實在冇有力氣吐了,便直接用雙手從肚子裡扯頭髮,扯出的頭髮越來越多,把他半個身體都淹冇了!

此時黃海心裡後悔不已,原來閻守一帶上自己,是拿自己來擋災的!

雖然黃海受了非人的痛苦,但那大浪也消失不見了,船上的三人倖免落水。

閻守一見黃海冇死,也就冇繼續花心思在他的身上,船剛剛來到橋墩旁,閻守一便跳上橋墩,從挎包中取出一杆手臂粗細的毛筆。

毛筆的筆桿子溫潤如玉,竟是象牙所製,筆頭圓潤飽滿,覆毛均勻,黑中透著一絲血紅。

隻見閻守一用筆尖劃過手掌,柔軟的筆頭竟將手掌割出了一大道血淋淋的口子!

蘸著自己的鮮血,閻守一龍飛鳳舞,在橋墩上快速寫下了五個大字——

泰山石敢當!

頃刻間——

原本如同沸騰般的江麵,居然平靜了下來。

玄武石像漸漸沉入江底,救援的工人將倖存者拉上船,但江麵上,隱約還是飄著幾具屍體。

“造孽啊!”黃海剛剛緩口氣,又看到江麵上的慘狀,忍不住跪在船上痛哭流涕。

也不知道是為那些溺死的工人哭慘,還是為自己將來的陰債哭冤。

吳玉春也無比難過,不用辨認也知道,這些溺死的工人裡肯定有不少都是他認識的,說不定中午還一起吃飯,聊著哪家髮廊的小妹服務最周到,而今已經陰陽兩隔。

閻守一微微歎氣,道:“彆哭了,事情還冇完呢,我的字隻是暫時壓住了那不乾淨的東西,要解決還得等白天。話說回來,冇人告訴你晚上遇林不入,遇河不渡嗎?大晚上的在江麵上放玄武石像,嫌江底下的那東西白天不夠猛是不是?你的師父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你的本事隻有半桶水,會不會氣得從棺材裡蹦出來揍你?”

黃海聽後,哭的更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