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衛生間裡。

林浩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樣子。

洗手盆上方的鏡子裡,他的短髮每一根都倔強的站立著。

清秀的臉上鼻梁高挺,雖然是單眼皮,但眼睛不大不小還挺有神。

略顯蒼白的嘴唇,牙齒整齊潔白。

他樂了,這個形象可要比自己上一世帥氣很多。

隨後,他微微皺了一下眉,自己的身高約有178公分,但這副身材太瘦弱了,也許是貪長,看著像營養不良似的。

胡亂擦了一把臉,長得好看雖然開心,但他對相貌醜俊其實並不太在乎,因為無論前生還是今世,他始終認為靠才華吃飯的纔是男人。

洗漱完畢,他回到自己的小房間,一眼看見牆角那副冇完成的靜物素描。他這纔想了起來,自己和武小洲到了初三的時候,學習成績就一路下滑。於是在高一時,兩個人一起報了一個高考美術突擊班,為的就是能上藝術院校。

就在高三上學期12月份的時候,兩個人又一起去了一趟省城參加了專業課考試,結果還不錯,他倆都被省藝術學院錄取了。

現在就等著文化課的分數下來了。

林浩不由苦笑,自己竟然報了美術專業!

這可鬱悶了!

靠!

一夜無話。

等他第二天上午起來的時候,父親已經出攤了,飯桌上扣著飯菜。打開以後,一盤是昨晚燉的豆腐,還有一小碗雞蛋羹。

剛吃完就傳來了敲門聲,打開一看,是武小洲,右側眼眶還紅腫了一塊。

“咋了,你爸還真削你了?”林浩問。

武小洲嘿嘿一笑,“還能饒了我?”

他進屋就坐在了皮革沙發上,拿出煙扔給了林浩一根。

林浩問他:“去過警察局了?”

武小洲點了點頭,滿不在乎的說:“冇雞毛事,我就是給二肥他們壯壯膽!”

武小洲身高185公分,身材健壯,脾氣火爆,從小就不是個安分的主兒。

“分數啥時候下來?”林浩坐回餐桌前,點著了煙,深深抽了一口。

武小洲想了想,“得7月中旬吧?”

“你都報啥學校了?”

武小洲哈哈大笑。

林浩一愣,“笑啥呀?”

他忍住了笑,又點了一根菸,悠悠道:“第一誌願,青華!第二誌願,燕大!”

林浩好一陣發懵,記憶中這哥們的學習成績不咋地呀,這是瘋了嗎?

“第三誌願纔是省藝術學院?”

武小洲點了點頭。

“哥們,我再弱弱的問一句。”林浩說。

“啥?”武小洲濃眉一挑。

“既然咱倆說好了都報省藝術學院,你為啥還報了青華和燕大?”

武小洲嘿嘿一笑,“我覺得吧,萬一考試的時候我都蒙對了呢?是不是就有可能去了青華和燕大?”

林浩雙眼都冒出了小星星,真想誇他幾句,兄弟你這腦迴路真是清奇。

如果不是因為文化課太差,咱倆能去學什麼美術嘛?

藝術類的,也隻有美術能突擊學習了。

叼著煙想了又想,林浩說出了昨晚就想好的決定:“我要換專業!”

“啥?”武小洲懵了。

“你覺得我唱歌咋樣?”

“不錯呀!”

“那不就行了嘛!我要轉音樂專業!”林浩把手裡的菸頭重重的按在了菸灰缸裡。

“敗扯了!哥們,咱倆都被錄取了,就等文化課分數下來了,還折騰啥呀?”

“我問你,美術專業畢業以後,你想當畫家?”

武小洲笑了,“扯淡!還不是為了混張大學本科文憑嘛,我對美術一點興趣都冇有!”

林浩問他:“既然以後不想從事這個職業,要這麼個畢業證有什麼意義呢?”

“好找工作呀!”

林浩搖了搖頭,如果就是為了工作和錢,自己現在就可以寫一些歌曲去賣,也可以找個場子去演出,這些都能賺到錢。

再說了,你一個美術專業,畢業後找工作也不會太容易,最大可能就是租間房開個小輔導班。

想起自己曾經在那些小琴行教學的苦日子,林浩更是搖頭。

自己上輩子有個很大的遺憾,就是冇上過大學,冇有享受過大學的校園生活。

那時候,他還冇成年就在舞廳伴奏,後來所有的知識都是在社會大學裡學的;如果這輩子能上大學,纔不會再有遺憾。

所以,絕對不能錯過了,一定要補上!

“我要唱歌!我要彈琴!小武,和我一起改專業吧!我保你以後能賺到大錢!”

武小洲苦笑,“兄弟,我也想唱歌呀,可我他媽唱歌賊難聽!”

“是嗎?”林浩撓了撓頭,懶得去回憶,就說:“你唱兩句我聽聽!”

武小洲也不客氣,張嘴就唱,才唱了兩句,林浩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趕快攔住了他:“行了,行了,快閉嘴吧,你再把狼招來!”

武小洲嗬嗬笑著說:“就我這兩下子,也比你以前唱的好聽!可說著呢,浩子你咋就會唱歌了呢?哎,你和我說說......”

林浩趕快攔住了他,“我問你,如果我教你一樣樂器,你能不能在八月底前練出一些成績來?”

“樂器?”武小洲差點瘋了,“我連口琴都冇碰過,能會啥呀?”

“你就說有冇有這個毅力吧!你想想,到時候咱們演出就能賺大錢,大把大把的錢!漂亮姑娘哭著喊著不要命的往你懷裡鑽,你想想,你好好想想!”

武小洲微閉著眼睛,一副陶醉狀,“嗯,真好!”

“行!那就這麼定了,明天開始,我教你電貝斯,你這大體格子,不彈貝斯可惜了!”

“啥?!”武小洲大眼珠子瞪的溜圓,“啥是貝斯?”

林浩一拍腦門,這貨連貝斯是什麼都不知道,還得教他識譜,看來自己的任務很重啊!

轉念又想,這貨天天不是打網絡遊戲,就是跟著社會上那些地痞胡混,如果不拉他一把,早早晚晚都得出事兒!再說了,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多一個朋友在身邊總是好事兒!

“你有錢嗎?”林浩問他。

“有呀!”武小洲手伸進大短褲裡,拿出了兩張100元。

林浩搖了搖頭,“不夠!再去整點錢!”

“多少?”

“1000!”

“我靠!”武小洲想了想,說:“等我一會兒!”說完就跑了出去,門都冇關。

不一會兒,他滿頭大汗的回來了,進屋就神秘一笑。

林浩換上球鞋,說:“找你媽要的吧?”

“**!你咋知道?”

“廢話,你爸都恨不得扒你皮了,還能給你錢?”

春河市最大的琴行叫八音琴行,就在商業街的街尾處。

林浩和武小洲支好自行車剛走進去,就聽見加了失真效果器刺耳的電吉他聲。

吉他專區圍了十幾個人,一個三十多歲長頭髮的男人在試著一把黑紅漸變色的電吉他。

聽到這個聲音,林浩就皺了一下眉,和武小洲就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