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名流權貴的高級宴會,不是你這種卑微身份的人可以參加,不過今天可以破例,畢竟離婚盛典還是要你出席配合一下。”

“既然知道了豔豔有了身孕,是不是應該封個紅包?”

“算了,賣破爛的廢物也拿不出來幾個錢。”

走進來的男人正是周揚,張豔豔肚子裡麵孩子的親爹!

“好好表現,賞給你一百塊錢。”

“抵得上你賣破爛好幾天的工資,哈哈!”

周揚笑了起來,囂張至極。

“原來他就是張家那個撿破爛的上門女婿,果然一副窮酸樣。”

“吃軟飯的廢物,趕緊滾出去吧!”

宴會大廳內的人紛紛嘲諷起來,指著林凡滿臉的鄙視。

更有甚者大聲的調侃道:“垃圾,你覺得第三喜是不是很驚喜?”

頓時,整個宴會大廳鬨堂大笑起來。

林凡眼神微凝,殺意沸騰!

師傅三週年之日不適合殺戮,今天饒你們不死!

殺意消散,目光依舊冰冷。

“張豔豔,離婚盛典可以開始了。”

“我還有事情要去做,不能耽擱。”

當初答應過師傅,封印解開之時纔可以去祭拜,如今三年之期已到,他要告訴師傅,恩情已經替他還清。

林凡的話語彷彿一記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張豔豔的臉上。

離婚盛典開始應該由她來宣佈,一個呼來喝去的窩囊廢,竟然敢命令她?

“林凡,你敢跟命令我做事?”

所有人震驚無比,眼前撿垃圾的廢物,看不出來眉眼高低?

如今張豔豔可是周家的少奶奶。

嫁入周家,一旦生育男孩,更是身份顯赫,母憑子貴。

“命令你,有何不可?”

林凡微微眯眼,不屑的笑了笑。

“真當自己是一言九鼎的女王?任何人都得討好你?”

“對不起,你不配!”

林凡傲然站立,語出驚人。

“狗東西,你敢罵我女人?”

周揚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凶狠的盯著林凡道:“趕時間乾嘛?賣廢品?”

“哈哈!”

周圍人放聲發笑。

“啪!”

“啊!”

響亮的耳光直接將周揚抽翻當地,嚎叫不已。

“撿垃圾的廢物也能抽你,你連廢物都不如!怎麼樣?是不是很不爽?”

“啪嗒!”

一個精美的首飾盒掉落,閃亮的戒指出現在地上。

“海洋之心?”

“啪嚓!”

林凡撇嘴輕笑,抬腳踏碎!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暴抽周少,毀了海洋之心,這個上門女婿,當真是不怕死。

“林凡,你這個廢物。”

“敢在張家鬨事,找死!”

張傲天臉色陰沉,大聲的罵道。

今天可是張家三喜盈門的好日子,如此被破壞,今後張家豈不是被笑話。

周少在張家被打,一旦周家怪罪,後果不堪設想。

“不知死活的是你,害死我妹妹的仇,我會親自找你來報,你躲不掉。”

林凡轉身怒目盯著張浩天,血紅的眼中泛起滔天的殺意。

“你,瘋了!”

“胡言亂語,你妹妹是自殺。”

張傲天怎麼可能承認,矢口否認。

“我明白了,你是想要在今天的離婚盛典上敲詐一筆錢是不是?”

“算起來你妹妹的忌日快到了,冇有錢買紙燒給她?我給你一萬塊,買個降落傘燒給她。”

“以後從高處跳下來,絕對保險。”

“哈哈!”

大笑聲震耳欲聾,女人們更是一個個對著林凡指指點點,滿臉的鄙夷。

林凡目光掃視所有人的嘴臉,平靜的可怕。

眼神空洞,哀傷不已。

“趕緊放開周少,跪下磕頭賠罪!”

“否則,今天你死定了!”

張傲天大聲命令,看著毀壞的海洋之心,很是心疼。

目光呆滯的林凡,眼神恢複靈動,駭人的寒意籠罩整個宴會大廳。

發笑的人全部嚇得閉上了嘴巴,一個個感覺到後背發涼。

轉身看向張傲天,林凡眼神冷冽。

“一個月後,我妹妹的忌日,你帶著張家所有人,跪在墳前,磕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將那一個億合同賺到的利潤,全部捐獻出去。那個錢,你不配拿!”

周圍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張家的上門女婿瘋了,說這樣的話,簡直是不想活。”

“磕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張家的所有人輕笑不已,根本不可能!

張傲天更是冷哼道:“讓我去給你那蠢貨妹妹磕頭?可笑至極!至於把那一個億合同的利潤捐出去,你還真敢說!”

一個億的合同利潤,可是有一千萬,好不容易得到的,怎麼可能捐出去。

“你可以試試,不按說的去做,整個張家,將雞犬不寧!”

林凡臉色平靜的警告,殺氣十足,絲毫冇有將張家放在眼裡,更冇有將張家聯姻的對象周家放在心上。

“來人,給我把他抓起來。”

“按在地上,狠狠的抽!”

“威脅我張家不說,還敢動手打周少,毀了海洋之心,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氣。”

暴跳如雷的張傲天大聲的吼道,命令保鏢立刻動手。

起身的周揚惡毒的盯著林凡,雙眼噴火。

“抓住他!”

“給我狠狠的打,往死裡打!”

林凡隨意的看了一眼拎著電棍衝過來的保鏢,頃刻間所有人都定格在了原地,額頭上冒汗,臉上帶著恐懼神色。

“愣著乾嘛?一個撿垃圾的東西也收拾不了?”

“再不動手,你們都給我滾!”

“給我打!”

周揚起身指著保鏢破口大罵。

保鏢們如夢方醒,對啊,他就是一個在小區撿垃圾清潔工,有什麼可怕?

周少生氣了,不狠狠打,工作就丟了。

“上!”

一群保鏢揮舞著電棍蜂擁衝了上來,氣勢洶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