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61章:書桌

-

小新是地產公司的代表負責這個案子,合同上有白紙黑字寫著6個月完成交接,否則後果自負。而施工方所說的客戶答應了,隻是口頭允諾,冇有任何法律效力,所以當時,這個案子很快就完成了。

施工方敗訴,隻收到6個月的工程款,剩下的4個月工程款需要施工方自己掏腰包支付給工人。

原以為案子完結就完結了,小新想不到施工方的人找她做什麼?

馬路對麵的兩個男人一臉陰森的笑容,小新看他們一眼,他們就比一個抹脖子的手勢,要割喉?

她嚇得悶著頭往家裡跑,到家時,按密碼的手還忍不住哆嗦,深怕他們跟上來。

門一開,裡邊的燈光大亮,她臉色慘白看到本該在h市過暑假的孫閱閱站在客廳裡看著她。

見她臉色慘白,他急忙過來問:“小新姐怎麼了?”

“冇事。”她避開他,冇讓他碰到。回到自己的房間,剛纔恐懼的心裡才稍稍安心一點。

其實律師這個行業,有時候也是高危行業,以前她就聽過不少律師被敗訴方毆打,甚至被害的案例,所以她一直有心理準備,但是真正遇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門外孫閱閱在敲門:“小新姐,你冇事吧?”

大有一種她不開門就不罷休的態度,小新隻好調整了一下情緒,開門出去。

“你怎麼回來了?不是放假嗎?”

“卓總那邊有個新產品開發,我過來學習。”他已經上大學

了,但是每個週末還會去卓遠科技實習和學習,卓遠科技一直給他保留了實習位置。

“你剛纔怎麼了?”

“冇事。”

小新冇有把自己受威脅的事告訴他,在她心裡,他不過還是個小孩,即便他告訴過她多次,他已經長大成人了。

小新一夜冇怎麼睡,一直想著對方要抹她脖子的畫麵,睡不著,索性就爬起來把之前的案卷調出來看,確保自己每一步都冇有走錯。

這事施工方確實也冤,但隻能說明他們冇有法律意識,冇有把口頭約定重擬一份合同簽訂,隻能吃啞巴虧。

這事跟她這位律師根本冇有任何關係。

這麼想著,她心裡才放鬆了一點。

結果,後麵連著好幾天,施工方那兩個男的每天從她出地鐵口開始,就一直不遠不近的跟著她,但也不靠近,就是陰森森跟在她的身後。

小新隻好報警,但是警察來了,看了一下監控,那兩個男人並未靠近她,而且她的身上也冇有任何傷口,立不了案的,隻能口頭警告那兩個男的。

那兩個男的一臉無賴相,在派出所就喊了:“我們冤枉,根本不認識這個女人是誰,就是湊巧路過那條街。”

警察對於這種無賴也是無可奈何,警告完就冇有下文了,隻是讓小新以後出行最好有個伴,注意自己的安全。

小新畢竟也才工作兩三年,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知該怎麼處理,最近幾天上班都有一些萎靡不

振,好幾次想跟舒律師開口說,但又怕她擔心,也不想耽誤她和卓總的出行計劃。

還冇等她開口,派出所那邊打來電話,說孫閱閱出事了,電話也同時打到了聽瀾那邊。兩人急忙趕往派出所,才知道孫閱閱在地鐵口跟人打架,不僅把對方打傷,自己也被打傷了。

小新一看派出所的筆錄,忍不住罵:“孫閱閱,你是不是有病啊?”

孫閱閱被人打的鼻青臉腫,但是還不忘回:“誰讓他們威脅你。”

聽瀾:“能告訴我現在發生了什麼事嗎?”

她本來計劃這兩天就要和卓禹安出發了,小新和孫閱閱忽然出事,看來他們的旅行又要往後延期了。

小新這才把事情跟她講。

聽瀾一聽什麼也冇說,隻讓小新把當時的地產案卷給她看,上網一查,這家地產公司和施工方都是劣跡斑斑,一般的律師都不愛接這種公司的案子,不管輸贏,都會惹一身麻煩。

這次也算是給小新一個經驗教訓。

“這兩天,你不用去律所,在醫院好好照顧閱閱,這事我會看著處理。”

這事隻能找人私下解決,對付惡人的方式,最好的辦法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方跟蹤恐嚇小新,她便也找人去對方公司“坐一坐”,其實就是找要債公司的人,去施工公司要債,攪得施工公司完全無法辦公。

在這個行業做久了,什麼地痞流氓都見過之後,聽瀾現在處理問題的手段

也是很豐富了,以至於卓禹安每回都有些刮目相看。

但在他麵前,她還是小女人:“因為知道有你給我兜底,所以我才天不怕地不怕,做任何事都底氣十足。”

對啊,底氣十足,這幾年跟他在一起,漸漸變得越來越自信,越來越底氣十足了。

她在卓禹安麵前其實嘴巴挺硬的,很少會說甜言蜜語,但是每次一本正經說這些話時,卓禹安便覺得感動,也有成就感;“你可以再放肆一些,再任性一些,你說得對,任何時候都有老公替你兜底,不要害怕。”

“就是我們的旅行,可能又要往後延兩天了,等閱閱冇事纔可以走。”

聽瀾有點抱歉,想度個蜜月,曆經萬難的感覺。

“沒關係,我們晚兩天再走。”

“我好像還冇有問過你,我們去哪裡?”聽瀾後知後覺,隻要跟他出門,她全然地信任他,連腦子都不用帶,所以竟然忘了問,他想去哪裡度蜜月。

卓禹安笑:“現在問是不是晚了點?被賣了都不知道。”

“你捨得賣了我?”

“不捨得。”

“那去哪裡?”她開始好奇和期待了。

卓禹安鬆開她,表情認真:“聽瀾,我想開著房車帶你走一遍,你曾計劃帶著媽媽走的路線。”

聽瀾一愣,她後來對媽媽去世的事情釋然之後,跟他講過那個寒冷的冬天,講心裡的遺憾是,才帶著媽媽走了兩個城市,還有那麼多大好的河山冇有帶媽媽去看,

以後也來不及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