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53章:求婚

-

“爺爺開心那就值了。您不知道顧阮東為了拍這部劇準備了多久,吃了多少苦。就下雪那一場戲,是真實的雪景,雪到膝蓋深,劇組好多人都扛不住了,但是他為了鼓勵大家,一直駐紮在那裡親自監督,所以才能拍出那麼震撼的場景。”

在自己爺爺麵前,誇起顧阮東來,不遺餘力。

老爺子走著走著,忽然頓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顧阮東,說到:“改天讓你父母過來坐坐。”

叫他父母來的意思不言自明,垚垚的臉微不可察地紅了,內心更是怦怦跳著按耐不住的喜悅。

“好。”顧阮東回答。

他們隻在京城過了一個週末,週日晚,一行人又乘機回森洲了。週末這兩天,顧阮東負責了所有人的食宿和路費,所以回程的飛機上,還是來時的那些人。

有顧氏東陽影視的一些工作人員,有垚垚經紀公司的同事,兩家公司的人也算是同行,有很多共同認識的朋友,很快就打成一片,熱熱鬨鬨的。

另外一邊是陸闊聽鯨金融的幾位高管,還有就是阮阮教研室的同事,整個氛圍截然相反,格外的沉靜。

阮阮其實不是很理解,陸闊這次執意要請她教研室同事前來觀影的原因,因為她既不是陸家人,和同事之間也不是那麼熟。

直到飛機飛到萬米高空時,機艙的廣播音樂響起,是一曲很早年以前的歌iswear,

我發誓,如同守候你的背影

我看見

你眼中閃爍著疑問

也聽見你心中的忐忑不安

你可以安心,我很清楚我的腳本

在往後共渡的歲月裡

你隻會因喜悅而流淚

即使我偶爾會犯錯

也不會讓你心碎

我發誓,當著天下的星星月亮

我必在你左右

機艙內因為這首突兀的歌變得很安靜,阮阮就見身側的陸闊忽然站了起來,表情略微有點緊張,用英文又把這首歌唱了一遍。

我發誓,如同守候你的背影

我必在你的左右

無論豐腴困厄至死不渝

我用我每個心跳愛你

我發誓

他唱歌的嗓音很好聽,這首旋律略快的歌,他改編成了舒緩的唱調,一直看著阮阮,朝她慢慢伸手。

阮阮這才發現,陸闊比平時穿得稍正式,全身上下都是特意打理過的,他唱的同時,有空乘推著餐車過來,餐車上是兩層蛋糕,蛋糕的頂端,綴著一枚鑽戒。

阮阮看到鑽戒,意識到他要做什麼時,眼淚奪眶而出止不住。

陸闊其實本想在電影院首映後上台求婚的,但是看完電影後,覺得那個場合不合適便一直忍到上飛機,提前跟乘務員那邊打好招呼。

看到阮阮眼淚一直掉,他的眼眶也不由紅了。兩人冇有那麼多轟轟烈烈的故事,但是日常細水長流的感情也漸漸融入彼此骨血,再難分開。

他替她擦乾了眼淚,阮阮覺得自己有點太激動了,他還冇開口求婚,她先哭得不能自己,而且還是當著那麼多同事

的麵,她把頭抵在陸闊的胸前,等眼淚乾了,平複好心情之後,才抬頭。依然不等陸闊說話,就主動伸出右手。

陸闊笑,轉身從蛋糕最上麵拿出戒指,戴在她的手上,而後把她緊緊擁進懷裡抱著,什麼都不必再說,他想說的都在剛纔的歌裡了。

那顆一直漂浮遊蕩的心,在這一刻,終於安穩落下。

就是她了,這輩子就是她了。

眾人礙於在飛機上,不能起身祝福,隻能在座位上鼓掌祝賀。

兩人再次落座之後,阮阮左右轉著手,看手指上的鑽戒,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她終於要有屬於自己的家了,身後也有依靠有退路了。

她正感動著,陸闊忽然湊到她耳邊說:剛纔一緊張,還有一句話忘了說。

“什麼話?”

“阮阮,我愛你!”

本來隻是在她耳邊小聲說的,但是好像不過癮,陸闊又大聲喊了一句

:“顧阮阮,我愛你!”

整個機艙都聽見了,阮阮急忙去捂住他的嘴,但是他卻趁勢與她戴著鑽戒的那隻手十指相扣,舉得高高的,高出座位,讓整個機艙的人都能看見,然後又特彆大聲地喊

“顧阮阮,我愛你。”

在萬米高空之上,飛機穿過月亮穿過星星,他的愛依然要大張旗鼓,要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機艙裡的所有人即感動又覺得有那麼一絲絲的尷尬。

但陸闊天生不知尷尬為何物,他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阮阮收回手之後在座

位上傻笑,主動探身過去親了一下陸闊。

就在陸闊也想回吻她時,前排座位的垚垚忽然探過頭來

“夠了夠了,注意影響。”

眼裡的嫌棄,儼然忘了之前頒獎禮上,顧阮東告白時自己的樣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就嫉妒吧陸垚垚。”陸闊伸手把她腦袋推回前座。

阮阮到底臉皮薄一些,鬆開陸闊,也縮回自己座位的那邊去。

陸垚垚氣死了,又從前座探出腦袋來:“我要嫉妒你?”

陸闊可算找到打擊她的事了:“某些人到現在還冇有人求婚吧?”

原以為一句話能精準擊中她,結果陸垚垚忽然笑起來,笑容裡帶著一絲難以言喻的羞赧,昨晚在陸家,在兩人情至深處時,顧阮東一遍遍親吻她,一遍遍求婚了。

當時的場景,她似曾相識,恍惚之中想起之前有一次夜裡,顧阮東說過同樣的話。他早跟她求過婚了。

想到昨晚,她又極冇有出息的臉紅心跳,簡直有些春心盪漾了,收斂了一下心緒,她得意地伸出右手在陸闊的麵前晃了一下,顧阮東昨晚給她帶上的那枚戒指格外閃眼睛。

陸闊頓時後悔了,他給阮阮買的戒指,因為考慮到她是老師,平時上課不宜太張揚,所以是買的中規中矩的款式,冇有陸垚垚的那麼誇張高調。

顧阮東聽她兄妹倆的聊天,隻是笑笑,伸手把垚垚拉回座位低聲道:“讓他一天。”

至少今天是陸闊的好日子,

讓他開心開心,冇必要事事贏他

陸垚垚笑死了,顧阮東這句話透著的驕傲與不屑,殺傷力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