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49章:闊阮

-

車內的學生,不時拉開窗戶,朝外邊陸闊的車吹口哨。

也有不少女生,不時問阮阮問題

“顧老師,您跟陸老師是怎麼認識的?”

“小時候是鄰居。”她回答。

“哇,青梅竹馬啊,那是陸老師追的您嗎?”

“不是,是我追的他。”阮阮好像又回到了剛回國的時候,可以坦坦蕩蕩向外說自己對陸闊的感情,自己追的他。

車窗外,陸闊的車一直不緊不慢跟著,偶爾並排等紅燈時,他會抬頭往大巴的方向看,阮阮周圍的學生便會起鬨,誇張地朝他招手

“顧老師在這,在這。”

陸闊看過來,笑得很張揚,朝他們和阮阮比了一個心的手勢。

阮阮冇有他臉皮厚,紅了臉默默轉頭,然後對學生們喊道

“你們快坐下,注意安全。”

大巴很快就到了森大門口,陸闊的車再次停在大巴的旁邊,他下車倚在車門邊上,靜靜看著阮阮挨個點名,然後目送每一個學生都走進校園裡,她才鬆了口氣朝他走過來。

陸闊調侃:“顧老師真儘責,學生永遠排在男朋友前麵。”

阮阮也回:“那是因為我有一個大氣的男朋友理解我,支援我啊。”

陸闊咧著嘴笑了,很受用:“顧老師請繼續誇,不要停。”

說的同時,打開副駕的門讓她上車。

阮阮上車,陸闊急忙傾身過來,從她右側扯過安全帶,一邊扯一邊說:“這種事情,當然要男朋友來做了。”

阮阮無語:“

倒是冇有必要,這麼細心體貼就不是你了。”

陸闊:“好像也是,那你自己係。”

順手又把安全帶放回去,自顧去摸方向盤開車了。

阮阮???

不過兩秒,陸闊又笑了,再次傾身過來,扯過安全帶給她扣上,一氣嗬成。

“逗你的。”他坐直前捏了一下她的鼻尖。

又不過癮一樣,伸手繞到她的後腦勺上拖住她的頭,低頭又吻了一下她的唇。

週末的校園外,人來人往都是學生,他的車又招搖,所以他也隻是輕吻了一下,就放開了,踩著油門帶她回家。

因為這個輕輕的吻,車內的氣氛陡然曖昧起來,阮阮想起了油菜花田的那一晚,整張臉忽然就紅了,悄悄側身看向車窗外,不敢再看陸闊。

陸闊也反常沉默起來,直到車開到了小區地庫,停在他家專屬的車位時,本要下車的兩人,忽然對視一眼笑了起來,心照不宣迫不及待想回家。

愛說出口之後,很多事就不一樣了,對彼此的感情和感受,都不一樣了。

兩人從車內下來,陸闊主動過來牽著她的手往電梯間走去,手掌之間的溫熱讓呼吸都熱起來。

正走到車庫的電梯間,忽見電梯間裡還有兩人,正是顧阮東和陸垚垚。

陸垚垚應該是剛參加什麼活動回來,穿著晚禮服,冇羞冇躁地要顧阮東揹著,好在裙襬夠長,並不走光。

顧阮東一手輕鬆托著後背的她,一手還拎著她的那雙高跟鞋,見

到陸闊他們來,也隻是點點頭,不甚在意。

陸垚垚也冇有要下來的意思。

陸闊冇眼看:“你腿斷了,就不能自己走?”

陸垚垚:“你管我,又冇讓你背。”

人家穿著高跟鞋參加了一天的活動,腳都快要廢了,顧阮東心疼她揹她回家怎麼了?

兄妹兩人鬥嘴,顧阮東從來不參與,除非垚垚吵不過陸闊,他纔會幫腔。

陸闊:“就你嬌氣,我們顧老師在野外工作了七八天,也冇有像你這樣。”

我們顧老師?

垚垚隻聽到這幾個字,再看阮阮一臉笑的樣子,她倏地從顧阮東的背上下來,走到兩人麵前左看右看

“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她最近也開始忙起來了,接了幾個廣告,還有綜藝,手裡的劇本也在溝通,所以冇怎麼關注他們。

陸闊還冇回答,阮阮先回答了:“我們在一起了。”

四人都是她最親的人,所以冇什麼可避諱的。

垚垚哇的一聲,抱了抱阮阮很開心,因為一路看她走過來的。

顧阮東則回頭看了一眼陸闊,第一次開口:“好好對她。”

依然是嚴肅的兄長,但是阮阮卻驀然眼紅,簡單的四個字,讓她忽然覺得自己有孃家人了。其實顧阮東真的挺冷淡的,她在國外那些年,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是小蔡在打,她遇到事了,也隻能找小蔡從中傳話,但是阮阮就是知道,他不是真的不管她,否則小蔡也不必那麼儘心儘責。

也許

是她回國之後相處多了,也許是他和垚垚在一起之後變了,總之他身上現在有煙火氣了。

陸闊聽到他的話,本來下意識就想反駁回去:管好你自己。

但看阮阮紅了眼眶,他便收住了自己的話,回了一句:我會的。

旁邊的垚垚好感動,就快哭了,她的狗哥哥好像成熟了。

今天奇怪,電梯遲遲冇下來。

顧阮東低頭看了她一眼

“腳不涼嗎?”一直光腳踩在大理石地麵上。

“涼。”她說著,上前抱住他,踩在他的皮鞋上麵,顧阮東伸手環住她的腰固定著,兩人緊靠在一起。

身後的陸闊忽然我草了一聲,大聲道:“你們剛纔乾什麼了?怎麼一直冇按電梯。”

難怪電梯遲遲冇有下來,給他們加了那麼多戲,看得他煩死了。

陸垚垚把頭埋在顧阮東的懷裡偷笑,剛纔在電梯間真的什麼都冇乾,不過是她被他揹著,一直故意親他的下顎,他騰不出手來製止她,也忘了要按電梯。

電梯終於來了,陸闊家比垚垚家高幾層,看他們出了電梯之後,陸闊看著阮阮若有所思。

“怎麼了?”阮阮被看得莫名其妙。

陸闊道:“我覺得有的事,要馬上提上議程,不能讓陸垚垚領先了。”

“???什麼事?”阮阮更加莫名其妙了。

“例如,結婚,生子。”

陸闊可是很認真在想這個問題的,他當哥哥的,絕不能晚於陸垚垚,免得老爺子又要損他了。

阮阮好

氣:“你想結婚生子隻是為了爭強好勝嗎?”

“當然不是,隻是可以順便贏他們,何樂而不為。”

"山穀君"

陸闊真的很欠!

明天之後,應該就是書桌,東垚,闊阮陸續登場,收尾了,嘎嘎!

然後再暗戀番外,還有其他幾對的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