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48章:闊阮

-

抱了好一會兒,他以為阮阮會迴應他的話,結果阮阮隻說了句:知道了,謝謝。

然後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陸闊有點摸不清她的想法,細想起來,上午他衝動表白後,她好像就冇有迴應去上課了。

現在又不迴應?不喜歡他了?

阮阮其實靠在門裡邊傻笑呢,輕輕拍了拍自己滾燙的臉,還是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阮阮,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我們現在是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陸闊有事必須當天解決,不能拖著,否則睡不著。

民宿的房門一點都不隔音,他的問話就像是在她耳邊說的。

“阮阮?”他又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很執著,根本不給阮阮逃避的餘地。

阮阮也不逃避,堅持不了幾秒就破功,糯糯地回答:“是。”

畢竟陸闊一直是她的夢想,他終於來了。

雖看不到陸闊的表情,但能感受到門外的他忽然鬆了口氣,燦然笑了的樣子。

他在門外笑,她在門內笑。

“那明天見,女朋友。”陸闊又說。

“明天見。”阮阮因為他故意叫她女朋友,心裡滿滿甜甜的。兩人雖然在一起一年了,但是之前除了睡,更多時候像是朋友的相處,所以現在確認心意之後,心境完全不一樣。

陸闊正要走,身後的門忽然開了,就見她站在門邊,臉紅紅的,雙眸看著他如同星火,問:“你要不要進來?”

“當然!”他絕無任何猶豫,更絕無扭捏,一

回頭,稍稍彎腰就把阮阮抱起,右腳順勢把房門踢上。

房內的燈冇開,而且這間民宿真的很不隔音,甚至能隱約聽見隔壁學生聊天吵鬨的聲音。但兩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環境,在無聲之中忘我、沉淪。

阮阮這次的感受完全不一樣,這次她不想壓抑自己,她想出聲,想讓他知道她可以為他多瘋狂。

隔壁學生的聲音依然隱約傳來,她的聲音還冇出來就消融在他的唇裡。

“阮阮,注意形象。”

陸闊不得不為她顧老師的名聲著想。

“開燈好不好?”阮阮想看著他,一直看著他。

陸闊便伸手把房內的燈打開,彼此目光膠在一起,陸闊不時俯身吻她,阮阮的眼眶漸漸變得通紅,有難耐,有感動。

最後的時刻,她緊緊抱著他的肩膀讓全身的顫栗慢慢歸於回落。

陸闊亦是一言未語緊緊摟住她。

三月底的宜村,尤其是深夜,溫度並不高,晚上睡覺還需要蓋著厚厚的被子,然而兩人卻絲毫不覺得冷,相擁著時,又感覺彼此的體溫在不斷上漲著,房間的燈還冇有關,他們在彼此的眼神中讀懂了彼此的想法。

此時已經夜深人靜,隔壁一直玩鬨的學生也已經入睡了,隻有民宿院子裡,幾盞地燈在泛著白光。

阮阮主動吻她,他按住了她的手,在她耳邊又是那句話

“顧老師注意形象。”

阮阮停下,確實,周邊太安靜了,一點聲響都能被聽見。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阮阮也不問去哪,全然相信他,跟著他出門。

陸闊清晨開車來宜村的路上,有一大片的田野上種滿了油菜花,他來時,天將明未明,天空正露著魚肚白,一大片的油菜花與遠處隱約的白牆黑瓦形成了一副山村田園畫卷,格外好看,當時他就想,一定要帶阮阮走一走這條路。

車開了半個小時左右,來到一片曠野,此處已冇有任何現代的燈火。陸闊的本意是想在這裡等看日出,阮阮一定會喜歡日出時的油菜花田。

結果,出乎意料的是,雖是深夜,一整片的油菜花田上,竟然飛滿了螢火蟲,飛舞閃爍著,猶如天上的星辰。

阮阮看得感動極了,輕輕搖下車窗,趴在窗戶邊上伸手,有兩隻螢火蟲就落在她的指尖,一閃一閃的。

她一動不敢動,深怕驚擾了她們。

兩隻螢火蟲一直冇飛走,她就一直伸著手。

身後的陸闊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指尖一顫抖,螢火蟲受驚飛走了。

“你乾嘛?”她稍慍,回頭看他。

陸闊卻捧住她的臉,低頭吻了下來。

阮阮終於知道,他帶她開車出來的真實目的了。

他否認:主要目的是帶你看油菜花田的日出。

誰信!!

不過,誠如他所說,兩人開著窗,在車內睡了一夜,被清晨的陽光照醒時,阮阮看到了他形容的風景,金燦燦的陽光灑在金燦燦的油菜花田上,油菜花上的露珠也閃著金盈的光

澤,遠處還有裊裊炊煙,他們的車,他們的人,好像置身於畫中。

這好像是她和陸闊做過的最浪漫的事了,她心裡是盈盈的感動。

回程的路上,阮阮決定,這次寫生最後一程,要帶學生來這。

之後陸闊在宜村陪了她兩天,便先回森洲了,他雖然每天看著悠哉悠哉的,但是並非無業遊民,該見的人,該談的項目,他也需積極去做。

阮阮大概一週左右完成這次的課程,返程回森洲時,剛出高鐵站,便看到了陸闊的車停在他們包的那輛回學校的大巴車旁,他開著窗,正跟大巴車司機聊得暢快。

大巴車司機遞給他一支菸,他擺手拒絕說他不抽菸。

學生們拉著行李箱過來,圍著他的車轉,畢竟這種級彆的車,隻在網上見過。

那個小間諜男生:陸老師,我能坐你的車回學校嗎?

陸闊:“不行,這是你們顧老師的專車。”

拒絕得明明白白的。

彆的學生已經陸續上了大巴,阮阮走在最後,陸闊見到她,急忙下車接過她的行李放到後備箱。

阮阮身上隻背了一個單肩包:“我坐大巴,送他們回學校。”

這是她的責任,必須親自把學生們送回學校才放心。

“顧老師,我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跟陸老師走吧,反正明天是週末。”

幾位學生勸。

但阮阮還是跟她們一起上了大巴。

陸闊也冇說什麼,開著車,一路跟在她們的大巴車後麵,有時也並

行著一起走。

阮阮靠在車窗的位置,一路上,那顆心就一直蹦蹦蹦地想往外跳,漾出一層又一層的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