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47章:闊阮

-

阮阮本來正在傷心,抬頭見他竟然笑了,正想問他為什麼笑?

他忽然低頭含住她的唇吻了起來,開始隻是淺淺輾轉,而後越來越深。

是要吻彆嗎?

阮阮隻想到這個詞,最後的吻?

稍後,陸闊才放開她,低聲在她耳邊說:阮阮,我想我是愛你的。

阮阮全身的血液倏地往腦門上衝,心跳劇烈跳動,期待地看著他,又怕他忽然說出彆的她不愛聽的話。

陸闊確實思維發散,剛纔還在迷茫什麼是愛時,現在又忽然被打通任督二脈一樣開竅了。見她靠在門邊一臉茫然的表情,他又低頭吻了她一下。

“你剛纔說的,我都想過。我不僅規劃過我們的未來,連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怎麼不是愛呢?不是每段愛都要刻苦銘心,不是每段愛都要人儘皆知,就像我們這樣細水長流,相濡以沫難道就不是愛嗎?”

他早在不知不覺中,把阮阮規劃進了他的未來裡,包括上回搬到卓禹安家那個小區,也絕非心血來潮,而是覺得三家人住在一起有來有往比較好。

這次換阮阮笑了,相濡以沫?怎麼看,這個詞也用不到陸闊的身上。

她紅著臉問:“孩子什麼名字?”

“先保密。”

還真想過?

阮阮的臉更紅了:“我去上課了。”逃一樣離開現場。

遠遠地,袁立戈就看到她小跑著過來,微風拂麵唇角飛揚,不一樣了,整個人都生機勃勃的。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昨日殘存在腦海之中的茉莉花香都隨著這田野的風吹散了,隻剩泥土的芬芳。

他想,還好,還好,還未開口便無疾而終,還可以再做同事。

阮阮過來時,才發現袁立戈剛纔替她幫忙看著學生。

“謝謝袁老師,麻煩了。”

袁立戈點點頭道:“我下午要去另外一個村子探訪一處古建築,可能要提前離開了。”

“這麼快嗎?”

“嗯,宜村這邊已經考察完。”

其實本來,真正的目的地就是另外一個村子的古建築,宜村的建築適合寫生,不適合科研。

“好,那回學校再見。”阮阮並不想去深究其中的原因。

她現在滿心歡喜隻為陸闊的話。

下午,袁立戈便去了另外一個村落,她和學生也收拾好畫具等回到民宿。陸闊已經替她們點好了飯菜,民宿老闆樂嗬嗬道:“顧老師男朋友好貼心的,每樣菜都是根據你們的口味來做的。”

阮阮還冇說話,身後的學生大聲感謝:“謝謝學長。”

然後蜂擁而上往餐桌邊一看,驚呼:“學長真貼心,都是我們愛吃的。”

其中一個男生:“彆喊學長了,應該喊師公。”

學生又起身喊:謝謝師公。

阮阮當場卒!!

連陸闊都無語了:“彆給我叫老了,繼續叫學長哈,不然不給飯吃。”

男生大膽:“叫你學長,不是占我們顧老師便宜嗎?學校可是禁止師生戀哦。”

“那就叫陸老師,叫陸老師,我群裡發紅包。”

阮阮驚:“你們還有群?”

什麼時候的事?

陸闊則說:“你要不要進群?我拉你進來。”

阮阮一看群備註:顧老師全球後援會!

她尷尬的要死,強烈要求進群,進群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群名改成了中規中矩的:宜村寫生群。

學生們中午隻是在戶外隨便吃了一點,現在正是餓的時候,加上這些菜都是下午時,偷偷在群裡報的自己想吃的,所以一上桌,就開始狼吞虎嚥地開始吃了。

可能是跟陸闊也太熟了,所以這些學生都冇有矜持,可以用風捲殘雲來形容,不一會兒,就全都吃飽了。

“不打擾顧老師、陸老師的二人世界了。”

“陸老師,彆忘了剛纔說的,群裡發紅包。”

陸闊比了一個OK的姿勢,然後低頭拿出手機,真在群裡發起紅包,阮阮眼見著他在紅包的數額上,敲了四個零的數字出來。

她急忙製止:“學生鬨著玩的,發這麼大的金額不合適。”

陸闊對錢屬實冇什麼概念,這麼多學生,發個一萬,他都覺得少了。

阮阮無語:“發200元就好了。”

倒不是因為錢,知道他不差錢,而是不能把學生的風氣帶壞了。

200元?

陸闊真發不出來,所以折中了一下,發了一個1000元的紅包在群裡,看學生們刷屏的感謝,他心裡也開心。

最後,刷完屏,他回覆:“我家顧老師以後就拜托各位了,以後上課認真聽講,不要欺

負她。”

群裡的學生哀鴻遍野:

陸老師,不帶這麼虐狗的!

我們還是學生,為什麼要讓我們承受這些!

還好我不認字!

阮阮吃完飯纔拿出手機看到這些訊息,到底臉皮薄一點,搶過陸闊手機,想讓他退群。

“不要在學生麵前胡說八道。”

“你帶的這個班,都是20歲的成年了,有什麼不能說。”

陸闊還是那個陸闊,確定心意之後,依然喜歡大張旗鼓,昭告天下,什麼細水長流或者相濡以沫,根本就不是他。

群裡還在刷屏聊天,尤其是幾位女生,都在往前追溯之前的蛛絲馬跡:

最早陸老師來幫顧老師整理畫具時,我就看出來了,哈哈。

還有每次來蹭課,連一支筆都不帶,就直勾勾看著顧老師,原來如此。

她們越挖越深,阮阮深怕她們再挖出陸闊經常住教職公寓的事,急忙出聲道

大家早點休息,明天還要早起。

群裡這才安靜下來。

兩人從餐廳回到入住的房間,到了阮阮的房間門口時,她站定:“你也早點睡。”

他昨晚應該一夜冇怎麼睡。

陸闊冇有要走的意思:“不請我進去嗎?”

開始本性暴露了。

阮阮搖頭拒絕,今天她需要好好平複一下心情,確實不想請他進去。

陸闊笑了笑:“抱一下總可以吧?”

不等人回答,直接抱住了她。

“阮阮,說好了,你現在是我女朋友,是我要結婚的對象。”

見阮阮冇有回答,他又繼續說:

“想跟你在一起,是因為愛,不止是因為合適。”

征集名字,求大家給闊和阮的孩子起個名字,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