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46章:闊阮

-

他的到來使得很多學生都分心去偷看他,這些學生雖然之前也都聽過學校裡傳的各種故事版本,但是她們比較理智一些,畢竟認識當事人三方,寧願相信顧老師,也不可能相信睦涵。

現在見到陸闊追顧老師追到這來,都是會心一笑,感覺有點甜是怎麼回事?

阮阮見他一臉疲憊的樣子,到底是不忍心:

“我先帶你去民宿吧。”

陸闊看了一眼不遠處在測量的袁立戈,一咬牙:不去,等你下課一起回去。

大少爺還傲嬌上了。

“那你請便。”阮阮便又轉身穿梭在學生之間,認真指導她們。

袁立戈主要是來收集素材的,埋頭乾完活回來看到陸闊也是一愣,但隨即打了聲招呼。

陸闊也裝模作樣禮貌迴應,然後問:“袁老師,你跟我家阮阮不是同一個係吧?”

我家阮阮?

這話成功轉移了所有學生的注意力,大家的手都頓在畫紙上,豎著耳朵聽,忘了要動筆了。阮阮也是一頓。

袁立戈回答:“是的,我是建築係。”

“阮阮帶學生來寫生,那您來這是??”陸闊坐在摺疊椅上,兩條大長腿隨意搭在地麵上,形成垂直的樣子,明明坐著,但那拽拽的氣質依然藏不住。

袁立戈並不理會他語氣裡的挑釁,回答道:“我來出差,與顧老師有緣,正巧遇到。”

阮阮又不傻,這兩人之間怎麼還莫名劍拔弩張起來了呢。

陸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比袁立戈

稍稍高了一點,兩人氣質截然不同,陸闊是張揚的,袁立戈是內斂的。

“阮阮,走。”

見阮阮發愣,他又道:“不是說先陪我回民宿?”

阮阮環顧了一下正在假裝畫畫的學生們,陸闊要不走,她們怕是都無心畫畫。

她還冇開口,陸闊倒是先開口了:“借一下你們顧老師,冇意見吧?”

他本來就跟這些學生挺熟的,學生們齊聲回答:“冇意見,冇意見,學長您請。”

陸闊就這麼大搖大擺把她們的顧老師帶走了。

因為是戶外寫生,比在教室上課要隨意一些,而且剛纔把需要注意的點都跟學生講過了,所以阮阮暫時離開,先送陸闊回去。

離開眾人視線之後,阮阮的唇角又情不自禁地揚起來了,這才問:你怎麼來了?

心裡隱約有答案,知道他為什麼來。

陸闊停下來:“你說呢?”

他不說,她也不回答,加快了腳步在前麵帶路,陸闊拽住了她胳膊冇讓她往前走,憋了一整夜的話,不說出來難受。

“姓袁的怎麼也在?”

“他做的課題裡有一項是微派建築,所以過來,正巧遇到。”

“阮阮,你真覺得這麼巧?同一時間,同一地點?”

他質問的語氣過重,阮阮剛纔還飛揚的心慢慢沉下去

“不是巧合又怎樣?我不能和同事一起來出差?”阮阮很少有尖銳的時候,她剛纔差點脫口而出的是:你以什麼身份問這個問題?

但她不想再糾纏身份

關係等問題,所以換了一個問題。

“所以你瞞著我出差,就是為了跟他一起來?”陸闊也覺得自己瘋了,為什麼問這個問題,瞬間把關係弄得更僵。

“我來出差,冇必要瞞著你,但也冇必要特意告訴你。”她的話更冷,更疏離。

以兩人目前的關係,她不想再一味的粉飾太平,那樣隻會一直在原地踏步,毫無意義且難熬。

果然,這句話讓陸闊所有氣焰都熄滅了,一聲不吭往民宿走去。

他租的那輛車停在民宿的門外,他冇什麼行李,就一個隨身包扔在車的後座。阮阮本來因為他剛纔質疑她和袁老師的關係而生氣,現在看到他的車,想到他坐淩晨的航班又開了三個小時的車纔到這,又心疼和愧疚。

“其實,你可以坐高鐵過來更方便,坐飛機反而繞遠了。”她放緩語氣。

“你管我坐飛機還是高鐵,我樂意。”陸闊也是氣頭上懟了一句回去。

但是懟完,立馬後悔。

阮阮從後座上把他的包拿出來,徑直朝民宿的前台去幫他辦入住,不想再跟他吵架。

一路上兩人都無話可說。

直到到了他的房間門口:“阮阮,對不起,我來不是為了跟你吵架的。”

“我知道。”

陸闊站在門邊冇有進去,卻忽然把阮阮拉進自己懷裡抱住,阮阮掙紮了一下,他抱得更緊:

“彆動,就這樣,我想好好跟你說會兒話。”

不這麼抱著,怕她不聽走了。

“阮阮,

我很迷茫,我不知道什麼才叫愛。我看到卓禹安對聽瀾愛得矢誌不渝,看到顧阮東對垚垚愛得熱烈真摯,可我對你呢,好像什麼都不是。”

“阮阮,我好像真的不懂愛了,你讓我想到底愛不愛你,我不知道,所以我不想輕易開口說這個愛字,是對你的不負責。”

阮阮的心忽然針紮一樣刺痛,之前是抱著希望的,希望他早已經愛上她。所以聽他親口這麼說,還是感到一陣陣刺痛和涼意湧來。

她想輕輕推開他,但是推不動,他抱得很緊。

她隻好說:“沒關係的,陸闊,我知道你努力了。”

陸闊搖頭,聲音冇有往日的張揚,變得有些沙啞

“可我知道不是這樣的,冇有看到你時,我會想你;看到你被欺負受委屈,我會心疼;看到你和彆的男人坐在一起,我嫉妒得發瘋。阮阮,到底什麼纔是愛?是一定要刻苦銘心,轟轟烈烈嗎?”

阮阮也迷茫了,為什麼一個愛情問題會忽然變成一個哲學問題了。

她小心翼翼地回答:“那可能也是愛吧,隻是還不夠愛?”

“那什麼纔算足夠愛呢?”

“足夠愛啊,應該就是會忍不住脫口而出說我愛你,會忍不住幻想以後兩個人在一起的幸福生活,會幻想以後共同孕育一個生命,對未來的所有規劃裡都有對方吧。至少,我是這麼想的。”阮阮很認真回答,心裡充滿了憂傷。

抱著她的陸闊,不知為何,

聽到她的話,卻忽然笑了。

他鬆開了她,雙手握著她的雙肩,低頭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