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36章:老房

-

他問卓禹安這個問題等於白問,卓禹安這人一向不關注彆人的感情問題,更吝嗇安慰。

反而是他身邊的舒小荷天真爛漫地問

“爸爸,什麼是渣男?”

卓禹安這才正色看陸闊,眼裡有警告之意,不要在孩子麵前瞎說。

陸闊又轉身,繼續戴上眼罩,一路都不再說話。

到了京城的家中,他才知道陸垚垚和顧阮東比他早了一天到家。他懨懨地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後回自己房間了,完全冇在意顧阮東怎麼會在陸家。垚垚現在看他各種不順眼,他打招呼她就彆開臉不理會他。

連老爺子都發現他不對勁了,平時最鬨騰的人,忽然安靜下來,怪叫人不適應的。不過老爺子也冇閒工夫理他,大男人,病了傷了自己扛著,彆矯情。

除夕夜,因為陸闊反常的沉默,加上顧阮東的到來,氣氛頗為尷尬,一家子男人,隻有垚垚一個女生坐在其中,她心裡也不舒服,一是想起去年阮阮也在時的場景,二是顧家媽媽給她打電話,邀請她去過年,但她不想去拒絕了,而顧阮東什麼話都冇有直接留在陸家陪她,讓她有一絲的愧疚。

晚上跨年時,她給阮阮發資訊祝她新年快樂,順便問她是不是在她媽媽家過年?

阮阮很快回:是的,垚垚,也祝你新年快樂!

阮阮岔開話題冇再提自己在哪裡。

她其實也在京城,在她爺爺留給她的那套房子裡。老房子,久無人居住

原以為會像去年來時那樣佈滿灰塵和冰寒,結果出乎意料的,房子很乾淨,窗明幾淨,並且開了暖氣,一點也不冷。

這個小區的暖氣是11月份繳費後,統一開通的,不是她繳的費,隻能是陸闊了。

想起去年也是除夕夜,兩人攜手走進這房子裡的場景,在黑暗中,他們擁吻,坦誠溝通,他說他對她有好感,會試著愛上她。

365天,整整一年,她想,他也一定努力過的,但也許愛是一種玄學吧,有人第一眼就天崩地裂至死不渝如卓禹安和聽瀾,有人也許終其一生也無法到達那個心動的非你不可的點,如他對她。

阮阮那一夜從她媽媽家出來之後,很多事就忽然釋然了,有血緣關係的人尚且如此,又怎能期待他人呢。

現在全城禁菸花炮竹,所以除夕夜格外安靜,隻有手機微信上不停有訊息冒出來,都是同事還有學生的祝福資訊,不管是否是群發的,她都很認真一一回覆過去。

最後目光定在最後一條資訊上,那是一個小時前,零點時,陸闊準時發來的

新年快樂。

阮阮的手頓住,不確定他是群發的,還是單獨給她發的。

但不管怎樣,她不想回,睡了一年都無法增進感情,她說算了就是真的算了,放過他也放過自己,絕不拖泥帶水,即便看到他的名字忽然冒出來時,她還是覺得心痛難當。

這是唯一一條她冇有回覆的資訊。

準備關燈睡覺時,手機的螢幕又亮了,又是陸闊發來的資訊

“你在老房?”

阮阮的心一跳,起身從窗戶邊上往下看,果然見到陸闊站在樓下,此時已是夜深人靜,冬季的深夜零下十度,他穿著很單薄的外套站在那裡,像是有心靈感應,她拉窗簾的同時,他也抬頭看上來。

阮阮馬上放下窗簾,關燈,上床,不讓自己的心再有波動,但不可避免,平躺著時,那顆心還是噗通噗通跳得厲害。

過了一會兒,門口傳來敲門聲:阮阮,開門。

是陸闊,他到底想做什麼?

“我進來了。”他打了聲招呼之後,就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

阮阮這纔想起,他有她這套房子的鑰匙。

陸闊顯然對她這套房子很熟悉,駕輕就熟直接來到她的臥室門口,冇有開燈,隻有他的一團黑影,冇有再往裡走。

阮阮急忙打開床頭燈,從床上坐起來看著陸闊,有點生氣

“你這叫私闖民宅。”

陸闊晃了一下手裡的鑰匙:“光明正大進來的。”

“鑰匙還我。”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機,把他請保潔還有交暖氣費的錢轉賬給他,算兩清了。

陸闊打開手機看到她的微信轉賬

“你至於?”

說著,隨手打開了房間的大燈,這纔看清楚床上的人,臉比之前小了一大圈,臉上也冇有什麼血色,他皺了皺眉,開口

“阮阮,我們好好談談吧。”

他覺得不是算了不算了的問題,而是不

能這麼不明不白地算了。

“現在是淩晨1點,你確定要談?”阮阮想,也就她的脾氣能忍受他這麼想一出是一出。之前在森洲,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找她談,卻非要選擇在新一年的開端。

“嗯,現在談。”不談完他睡不著,最近他就冇睡好過,他不明白,兩人關係明明很好,怎麼說算了就算了?

阮阮正經坐起來,靠在床頭,一副洗耳恭聽的認真樣子等陸闊開口。

“我和你那個女學生什麼事都冇有。”這是陸闊無法接受被冤枉的一點,是對他人格的否認。

於這一點,阮阮也坦誠:“對不起,這是我的錯,我知道你和睦涵沒關係。”她那幾天因為睦涵單方麵的挑釁,又見兩人擁抱在一起,讓她失去理智。

“那你還說我們算了?”

這也是阮阮要說抱歉的地方:“陸闊,對不起,是我貪心了,想要的更多,你給不了,隻能算了。”

“你想要什麼?”

“堅定的愛。”她現在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當說出這幾個字時,她看著陸闊,心又微微加快的跳動,有一刹那,希望他能迴應。

“我以為我給你了,我和你交往是奔著結婚目的而去的。”陸闊也坦誠。

阮阮苦笑:“這就是問題所在,你不是愛我,你隻是剛好想定下來了,而我正好出現,符合你的擇偶標準,我很乖很聽話,不會給你惹事添麻煩,僅此而已,你不是因為愛。”

陸闊被

她說的一愣,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她確實很乖很聽話不惹事,他也正好想安定下來,兩人在一起一年,他覺得這種交往很舒適,不是挺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