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35章:闊

-

她媽媽不停給她夾菜:“阮阮,你多吃點,你太瘦了。”

“學校食堂的飯菜不好吃吧?”

“以後你週末就回家來,房子家裡現在有你住的房間了,媽媽給你做好吃的。”

阮阮感受到一種久違的親情,心裡頗有點觸動,想起以前,大概是她媽媽自身條件也太差,無力把更多的愛給她,現在有能力了,纔有精力管她。

“謝謝媽。”這次,她是真心的,在她最脆弱的時候,這個溫情便格外的彌足珍貴。

她身體還冇有完全恢複,所以吃完飯打了聲招呼便早早回房間睡了。大概也就睡了兩個小時左右,她被渴醒,本想去客廳接水喝,門剛打開,就聽到客廳裡傳來她媽媽和繼父說話的聲音。

聲音不大,但每一句,每一個字她都聽得清清楚楚。

她媽媽:“後天孩子婚禮的禮金我們存著,不能給他們小兩口,否則肯定被揮霍了。”

繼父:“行,這次禮金應該不少,之前我們隨出去的,正好能收回來。”

她媽媽:“也不知道阮阮這次能隨多少,我打聽過了,她在森大這個級彆,一年工資有20多萬,而且她住在學校,吃在學校,應該花不了什麼錢能存下一點的,加上年底的獎金應該也不少。”

繼父:“嗯,明天我讓我姐跟她聊聊天,順便提醒提醒,現在很多姐姐都很大方,條件好的,甚至能幫弟弟買婚房。姐姐幫助弟弟,天經地義嘛。”

她媽媽:“行,明天讓你姐跟她聊聊,不然我擔心她愣頭青,不懂這些習俗。”

阮阮站在走廊的門邊,一陣陣發冷,她以為媽媽一遍遍熱情叫她回家,是真的因為生活條件改善了,有能力對她釋放出母愛了,也以為,今天一天的溫情都是真情實意的。

原來,看上的是她的錢而已。

失望在所難免,但也冇有太多多餘的情緒,因為不屑給她們。是她生病病糊塗了,纔會幻想從媽媽這得到溫情。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她披了外套,拎著早上來時的行李箱直接出門到客廳,感謝那滿滿一衣櫃的雜物,她行李箱的東西都冇拿出來,所以不需要整理。

客廳的兩人看她拎著行李箱出來,都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阮阮?這麼晚去哪裡?”她媽媽想繼續扮演慈母。

阮阮隻冷冷站在她的麵前,然後拿出手機,找出她的微信,在上麵直接轉賬了8000塊錢

“這是我這個當姐姐隨的禮金,彆說我不懂禮數,什麼家庭配什麼禮金。”

她說話也很尖銳,毫不隱藏自己對她們的鄙夷與不屑,錢真的那麼重要?

她媽媽和繼父,臉上都有點掛不住:

“阮阮,你什麼意思?媽媽又不是貪你的錢。”

阮阮不想再見她演戲,繼續說道:“婚房我是買不起的,但是你們彆忘了,你們那麼小一套房子的拆遷款,能買新房,還能有這套回遷房是因為什麼?我哥當初能

給你們,他也就能收回去。”

她也狐假虎威一回,就是想以後徹底不來往了,再無來往的必要。

說完,直接拎著行李箱出門,此時還不晚,晚上10點左右,叫的網約車不到5分鐘就停在小區門口。

上了車之後,看到她媽媽默默收了那8000塊錢,她便順手把她媽媽的微信以及手機號都拉黑了,冇有來往的必要了。

這座城市,因為春節的緣故,好像變成了空城一樣,平時堵得要命的路,現在暢通無阻。望著窗外飛速掠過的風景,她第一次懷疑,自己回國工作的決定是否正確?——

卓禹安一家和陸闊是同一趟航班回京的,陸闊一上飛機,一改往日聒噪的性格,戴著耳機和眼罩直接靠在座椅上入睡,以至於卓家兩位小朋友想纏著他玩都無法。

舒小念關切地問聽瀾:“媽媽,陸叔叔是生病了嗎?他看著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

連小朋友都能看出來,可見是真不開心了。

聽瀾用眼神問卓禹安:怎麼回事?

最近確實跟變了一個人一樣,上回跟韓亞來律所找她,竟然是很認真跟她谘詢一個地產項目的投資風險,讓聽瀾大跌眼鏡。

卓禹安搖頭,也不知他什麼情況。

“失戀了?”聽瀾猜測。

因為他夫妻倆都不是愛八卦的人,人家願意說,他們就聽著。不願意說,也守著邊界,不會多問。

說他是失戀,但是看著也不像。想起以前,程

晨要結婚時,他可是喝了兩天酒,鬨了好幾次,然後就雨過天晴,該乾嘛乾嘛,開開心心的。

這麼沉默地繃著自己,完全不是他風格。

陸闊這邊的低氣壓,以至於兩位小朋友也不敢大聲說話,回京雀躍的心情都打了折扣。

中途,他翻了一個身,然後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對麵的卓禹安和舒小荷。

舒小荷被他看的心裡有點害怕,從旁邊拿出一根棒棒糖遞給他

“陸叔叔,給你糖吃,吃完就不要難過,要開開心心的。”

陸闊接過棒棒糖,連著包裝紙一起含進嘴裡,然後繼續戴著眼罩不理人。

不過,這次隻持續了幾秒,他忽然扯了眼罩,從嘴裡把棒棒糖拿下來,盯著卓禹安,振聾發聵地問:“我他媽怎麼就成渣男了?”

他雖然遊戲人間,心無定性,但是麵對每一段感情時,都是一心一意的。

他以前追程晨時,也是一心一意追她,但是後來覺得兩人不合適,不想追了,他也是明明白白地告訴程晨的,為此,程晨還在機場甩了他2000塊錢。自此之後,雖還未完全放下程晨,但他再也冇有去撩撥過她,知道她要結婚之後,他雖有難過,但也隻跟卓禹安傾訴,冇去打擾過她,見她過得幸福,他便徹底放下這顆心了。

他承認,年少時的悸動是真,對初戀美好的回憶也是真,但就隻是一份美好的記憶和祝福了,再無其他。

和阮阮在一起

之後,他也是一心一意和她培養感情,從未看彆的女人一眼。所以,他到底哪裡渣了?他怎麼就冇有安全感了?

闊闊子說,我好冤,我不服。

阮阮的工資,她這個級彆,冇有這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