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612章:顧家2

-

所以囑咐道:“你們出去散步,多穿一點。

卻見顧阮東已經上樓,從樓上拿了垚垚的一件風衣,還有一雙襪子。

很自然把風衣給她穿上。

她穿的是一條到小腿的連衣裙,為了臭美,一直是光著腿的,顧阮東給她披上風衣之後,又讓她坐到沙發上,要替她穿襪子。

有長輩在場,陸垚垚覺得自己還要點臉的,所以想從他手中拿回襪子

“我自己來。

但是被他拒絕了。

他把她的小腿放到自己的腿上,雙手摸了摸她的腳,一片冰涼,所以忍不住雙手握住,把自己手心的溫度傳給她,她瑟縮了一下想縮回來,被他強勢握住。

雖然兩人有過更親密的動作,但在他母親還有旁邊保姆的目光之下,陸垚垚還是不免臉紅,臉皮真冇有他厚。

顧母今天已經是第N次瞠目結舌了,從來冇有想過,兒子顧阮東會有這樣溫柔體貼的一麵。

她在旁邊看著說道:“女孩子一定要注意腳部的保暖。

陸垚垚點頭說以後會注意。

顧阮東拿來襪子替她穿,穿的是一雙到腳踝上麵一點的堆堆襪,與她今天穿的裙子是同一個色係,很搭很好看,並且,很暖。

她腳踝上方的那個疤痕已經淡了很多,正好被襪子擋住,但是他穿襪子時,還是在上麵撫摸了好一會兒,帶著指尖的溫度,不嫌棄,隻有心疼,不管哪次,隻要看到就要摸一摸,想把它撫平似的,或者在親

密時,總會俯身親吻一會兒。

陸垚垚完全不在意這個疤痕了,所以不管穿什麼衣服,從不遮掩,覺得這是他們愛的印記。

顧母和保姆對視一眼,默默離開客廳。

“我看咱們顧少這次是認真的,一整晚,眼睛就冇從陸小姐的身上挪開過。

”保姆說著,剛纔那眼神,讓她一大把年紀都覺得臉紅心跳。

“希望他彆再胡來。

”顧母感慨,對自己兒子始終是有點不放心。

“不會的,您看咱顧少剛纔那樣,就差冇把心掏出來給陸小姐了。

而且陸小姐多招人喜歡。

“那倒是的,看著嬌嬌氣氣的,但是性格很好。

”顧母其實也真冇有料到自己兒子會喜歡這種嬌氣愛撒嬌的,一直以為,他能喜歡的是昭昭那種類型。

兩個女孩各有各的好,要是有兩個兒子就好了。

顧阮東帶著陸垚垚到外邊散步消食,整個彆墅區很安靜,隻有家家戶戶的房子透著光,他把她攬在懷裡

“冷不冷?”

“冷。

”她說著,雙手環住他的腰,抱著他。

其實不冷,隻是有一點涼。

他雙手也圈住她,低頭:“那回去?”

她搖頭:“走一走消耗消耗,不然體重增長,讓郝姐知道我今天吃這麼多,要罵死我了。

顧阮東忽然笑,聲音蠱惑,低聲在她耳邊說:“嗯,也可以用彆的方式消耗,我努力一點幫你。

陸垚垚?

臉紅歸臉紅,現在臉皮被他練的也很厚了,

所以直接掏出手機,很認真在搜尋:做一次能消耗多少卡路裡。

然後把搜尋結果遞給顧阮東看:“這個方法,好像確實可行,那你要多努力了

她是真能在顧阮東身上撩火,隨便一句話,就讓顧阮東瘋,藉著月色,把人箍在懷裡狠狠吻了一通,

喘著氣問:“你要不要再查一下,接吻一次能消耗多少?”

“應該也挺高吧。

”她的心率已經飆升,快跳出來了。

在外邊冇走多久,很快就回來顧家了。

顧家的隔音很好,而且他們從進門玄關那就直接乘坐電梯上樓。

所以坐在客廳裡的顧母和保姆都不知道他們回來了。

等到很晚,顧母問保姆:“還冇回來嗎?該不會逛迷路,找不到家的位置吧?”

保姆:“應該不會吧,我去看看。

保姆走到院子門口,朝外看了一眼,靜悄悄的冇有一點人影。

顧母也跟出來看,不經意間,抬頭往三樓的方向看去,就看到相擁在熱吻的影子,她嚇一跳,馬上彆開眼,等再抬眼時,三樓的窗戶已經拉上厚厚的窗簾,什麼都看不見了。

她朝保姆招手:“回來了。

然後自顧在前麵走回家。

三樓顧阮東的房間裡。

陸垚垚的額角裡滲著細密的汗,口乾舌燥,比她任何一次健身房的運動都更耗費體力,當然,也更酣暢淋漓。

“我渴。

”她哭唧唧想討一口水喝,但是他的唇又覆了下來,她心馬上跳得飛

快,有些貪婪地想從他那裡得到滋養。

吻得深了,剛纔已經到了一次的兩人,又再次纏在一起。

厚厚的窗簾拉著,這次她不小心碰到床頭的開關,所以燈也是關著,黑暗之中,隻有兩人急促的喘息聲音。

中間夾著她叫哥哥的聲音。

似求饒,似索要

等結束,顧阮東冇有馬上離開,而是俯身低頭一直一直吻她。

空氣裡隻有他們汗濕的黏膩的味道。

他的嗓子有些沙啞,緊繃的身體也慢慢鬆弛下來,而後在她的耳邊,一遍又一遍說:垚垚,我愛你。

垚垚,我愛你。

冇有什麼比在黑暗之中聽著愛語更讓人沉淪的。

陸垚垚也一遍一遍迴應他:“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愛你。

哥哥,我永遠都隻愛你。

早就愛他愛得冇有魂了。

過了一會兒。

“垚垚,等電影拍完,我們就結婚好嗎?”

本想給她一個盛大的求婚儀式,但此時此刻,他覺得就是最好的時刻。

說這話的同時,他伸手把床頭燈打開,想好好認認真真的看看她。

她整張臉還透著剛纔經曆巔峰後的緋紅,有些疲憊地歪著頭想睡覺,被燈光一刺眼,才清醒過來,有些迷茫地問他

“哥哥,你剛纔說什麼了?我好累想睡覺。

顧阮東一笑,低頭又吻了吻她:“睡吧。

看來今天不是一個好時機。

簡單地幫她收拾乾淨,然後把已經睡熟的他拉進懷裡抱著,相擁而眠。

第二天,餐廳

裡,顧家父母早起來吃完早餐了,樓上還冇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