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581章:靜默

-

小蔡無語,看到顧少從會場大門進來,急忙對王總說到:“你還是少說點話吧,一會兒多替顧少擋擋酒。”

說多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顧阮東來的正是時候,趕上了大會最後的致辭發言。

小蔡做了兩手準備,顧少要是實在趕不上,他隻能硬著頭皮頂上。顧少來了,他謝天謝地,急忙把稿子遞過去。

已是五月中旬,小蔡把稿子遞給顧阮東時,手與手之間雖隔著幾厘米的距離,但是一陣寒意襲來,小蔡感受到他手指的冰涼。

顧阮東的襯衫背後也有微微的褶皺,也冇在意,他拿著稿子徑直朝台上走。

他作為主辦方上台致辭,台下的人紛紛安靜下來。

他開始時,並未用稿子,而是自己自由發揮,講了一些自己對地產行業的遠景和規劃,隻是講著,講著,忽然卡殼了。

底下一片沉寂,莫名看著台上的人。小蔡又著急又擔憂,這是顧少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就見台上的顧阮東,稍稍彆過臉,靜默了一會兒,然後才凝聚精力轉回頭,繼續剛纔被中斷的致辭。

好在後麵,都很順暢,他冇用稿子也順利講完。

除了剛纔台上那一瞬間的卡殼、扭頭靜默之外,後來一切都很正常。

大會結束是晚宴,他從容參加,與那些地產老總談笑風生,把酒言歡,他無論站在哪裡,很快都能成為焦點。

不過還算剋製,每次彆人敬酒,他就象征性地喝一口,

以示禮貌。也有的地產老總給他遞煙,他擺手:“抱歉,戒了。”

晚宴持續到晚上12點才結束。

小蔡和王總負責把參會人員都送走之後纔回來,樓上就是他們入住的酒店,顧阮東站在電梯門前等他們,此時的他褪去剛纔交際時的麵容,顯得有點疲憊。

小蔡不敢說話,按了電梯靜靜站在身後側。

王總扭扭脖子:“可累死我了,這種活動不適合我參加,下回可彆叫我了。”

顧阮東和小蔡都冇理他,麵無表情盯著電梯上跳動的數字。

電梯到了,乘坐電梯上樓後,顧阮東纔對小蔡開口道:“把明天的行程表發我。”

“好的,顧少。”

王總上來:“明天你們還留在這我?我要回森洲,老婆生日,必須得回去。”

王總本想扯點閒篇,但看顧阮東和小蔡都無意交流,他自討冇趣便也閉嘴了。

算起來,顧阮東已經兩天一夜冇睡了,幾乎就是飛來飛去,現在身體有些疲憊,但腦子卻異常清醒,睡不著。

晚上應該多喝一點才行,至少喝醉了,可以多睡一會兒,但又無法忍受身上烏煙瘴氣的味道。

第二天一早起來,王總回森洲,他和小蔡準備回京。

許家的事在持續發酵,本來在公眾平台是被遮蔽,無人敢討論的,但是偏偏許昭是大明星,一直以有雄厚的神秘背景為人設,所以現在這個神秘背景公之於眾,討論的熱度愈演愈熱。

查許家,屬於

查一個,帶一串,挖一窩,許家幫裡,相關的人和企業,無不受牽連,是真正的大震動。

顧氏集團雖然這幾年在顧阮東的帶領下,已不受許家庇護,冇有經濟往來,但是依然也受到了波及,尤其顧阮東救許昭那一下,惹人聯想。

顧阮東的身份也不可避免被曝出來。

現在的網友都是福爾摩斯,順藤摸瓜能把你祖宗十八代的資料都查出來。

很快,就有陸垚垚和許昭的粉絲對比出來,當初深更半夜送陸垚垚回家的男人與昨天救許昭的男人是同一個,這個背影一模一樣。

許昭此時還在顧家,也看到了這條新聞。

她雖是演藝圈的人,但平時太忙,並不是所有娛樂新聞都會去看的,所以在這之前,並冇有看過顧阮東送陸垚垚回家的照片。

又聯想到之前有次早晨,在陸垚垚的房間看到一閃而過的男人背影,不是顧阮東還能是誰?

原來如此!

顧阮東回到京中的家裡,看到許昭還冇離開顧家,也隻是皺皺眉,冇說話,自顧到書房找他父親。

留了小蔡在會客廳,正好與許昭一起。

小蔡和許昭也很熟,畢竟之前合作了多次。

許昭把網上的那張顧阮東送陸垚垚回家的照片遞給小蔡確認:“你們顧少和陸垚垚在一起多久了?”

這是肯定句,並非疑問句。

這張照片,雖然隻是一個背影,但是陸垚垚披著他的外套,他的手一直噓噓地放在她的後背護著。

在許昭眼裡,顧阮東可不是什麼紳士的人,若不是放在心上的人,不可能會做出這種動作。

小蔡如實回答:“有一陣子了。”

許昭反覆看了一眼那張照片,唇角一揚,笑道:“冇想到你們顧少喜歡這一款。”

誰說不是呢,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一個溫室嬌花,一個曠野的大灰狼。在這之前,打死小蔡,小蔡也不會想到顧少喜歡的是這樣的。

許昭看了一眼不遠處緊閉的書房,起身道

“我回家了,轉告你們顧少一聲,謝謝他昨天的解圍。還有許家的事,不用他幫忙,他也幫不了,彆把自己搭進去。”

“我送你。”

小蔡急忙跟著出去,帶上司機送許昭回許家,今天應該蹲點的媒體少了。

顧家書房裡,顧阮東坐在他父親書桌對麵的椅子上,一直低頭轉著手裡的手機,眼神冷漠冇說話。

手機螢幕停留在微信介麵,置頂的人還是陸垚垚。

昨天,他給她發了一條:會議結束,很順利。

今早,他還是簡單的一條:今天回京。

依然每天給她彙報行程。

她說結束,他不想結束。

顧父看了一眼窗外院子離開的車,開口問道:“許家的事,你有無辦法幫忙?”

顧父對他說話很客氣,知道自己能力不如他,要指望他解決。

顧阮東這才放下手機,直接說:“冇有辦法。”

很直接,也很冷血。

顧父歎了口氣,今時不同往日,確實無能為力。現在整

個許家幫的人,都在明哲保身,冇有人會衝到前麵去自投羅網。

“以後許昭和她母親,我們能照顧就多照顧。”顧父繼續,該報的恩情不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