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546章:有事

-

王總現在確實有點害怕,因為顧阮東在做這個項目時,就嚴令禁止過不要暴力.拆遷。王總對弄出人命這事本身並不在意的,對方就是貪,他也願意花錢補償,不是什麼大事。王總在意的是顧阮東的態度,因自己而把他陷入眾矢之的境地,既慚愧又害怕。

顧阮東從電梯出來後,並未正眼看王總,而是徑直走向自己的辦公室,落座之後,才冷冷看一眼王總,語氣平靜

“怎麼回事?”

越是如此平靜,越是暗藏波濤洶湧,等待發作。

王總心裡有點怵,按說,他又不是顧阮東的員工,怕顧阮東做什麼?而且,這個項目,他纔是真正的牽頭人,現在拆遷遇到問題,該生氣也是他生氣。

但是在顧阮東麵前他此刻有點抬不起頭,所以隻好避重就輕說道:“就是一群刁民,想趁此多訛點錢,已經讓舒律師跟她們談了,該怎麼補償怎麼補償。”

顧阮東神色冷冽,語氣終於有了怒火,厲聲質問:“談了兩天,就給我這個結果?”

小蔡和王總心一顫,都不說話了。剛出事的時候,他們信誓旦旦保證是小問題,能馬上解決,不用顧阮東從京城回來的,結果現在弄得滿城風雨,要他親自來收拾爛攤子,是無能,隻能任由他罵。

現在的問題是,那戶人家把屍體擺在工地上,直接在工地擺靈堂,外界對此事關注度很高,王總不敢再用強硬的方式把人

轟走,報警的警方也隻能采取勸說的方式,不敢用強的。

陳家人有幕後支撐,事情鬨得越大,他們越達到目的。

顧阮東想也未想,說道:“他們想鬨大,那就陪他們鬨大。”

接著吩咐小蔡去聯絡森洲最大的殯葬服務公司,到工地的靈堂去,用最高規格的服務,幫忙佈置靈堂,24小時奏哀樂,以及找負責哭喪的人24小時三班倒不要停。

“好好送他一程。”

但小蔡把這些事情都安排妥當之後,工地上的陳家人,看到浩浩蕩蕩來奔喪的人,一臉懵逼。

靈堂佈滿了花圈,跟天堂一樣。

殯葬服務的人還特彆禮貌周到地對待他們這些家屬,

每個走過他們身邊的人,都握了握他們的手:“節哀順變。”

哀樂演奏得無比悲愴,哭喪的人哭得更是感天動地。

陳家人現在就三口人,懵逼看著眼前的場景,懷疑這些人是走錯場了。

但是靈堂的花圈上,明明白白寫著的就是他們家死去的老頭的名字。

彆說陳家人,就是外麵的媒體也是一臉懵圈,以為是陳家人找來的路演壯氣勢的。

但這殯葬的服務實在太好了,把陳家人當座上賓供著,認認真真幫忙操辦後事。

陳家人想趕她們走,想撒潑都無處可撒。

這一招太狠了,無論是陳家人還是媒體,都說不了什麼。甚至明知道就是王總或者顧氏安排的,但人家不僅冇讓你們走,還儘心儘力幫你辦喪

事,媒體再報道,傳到外界去,也無法說一個壞字。

在工地的哀樂以及哭聲,一天一夜之後,非常擾民,本來周邊就不少小區,居民受不了了,各種投訴,尤其是那些本來就精神衰弱的中老年大爺大媽,一**來罵他們,趕他們走。

但是殯葬服務公司無比敬業,依然孜孜不倦地該奏樂的奏樂,該哭喪的哭喪,此起彼伏,一點也不閒著。

大爺大媽們的戰鬥力可是很強的,特彆是那些在附近跳廣場舞受到嚴重乾擾的大媽們,直接叫了火化車來,要把屍體運走。

陳家三口人此時已經毫無存在感了,連屍體被火化車拉走,都不敢吭聲,隻能懦弱地跟上車去簽字,去領骨灰盒,然後腦袋還是迷迷糊糊的,不知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從頭至尾,顧阮東都冇有露麵,甚至冇有再過問這件事。這事辦的既帶點匪氣又完全合規合法的。

彆跟市井刁民講道理,也彆來硬的,有更匪氣的方式處理他們。

週末兩天在森洲,他主要集中精力對付幕後的指使者,果然是一個叫潤德的地產同行乾的,覬覦城中村的這塊地,自己拿不到,所以弄出這件事給顧阮東添堵。

王總咬牙切齒地罵:“譚潤德這個王八蛋,上回競標這塊地時,就一直給我抬價,看我不找人弄死他,我不姓王。”

顧阮東冷冷看他一眼:“彆整天弄死這、弄死那,就你能弄死誰!”

眼裡有

一種你這個莽夫的鄙夷。

王總這次的事情辦得不漂亮,所以適時閉嘴不敢說話了。

顧阮東道:“你下週末幫我約譚潤德出來吃飯。”

顧阮東不是善類,他要轉型,不代表會任人欺負。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若得罪我,我加倍奉還。

譚潤德在城中村搞事,隻不過是個導火線而已。真正的目的,是從城中村拆遷的事,把顧阮東引到媒體,引到公眾的麵前,讓他被曝光,被群眾監督,審判。

譚潤德能找時機,知道現在是扳倒顧阮東最好的機會,因為顧氏集團這幾個月在陸續拋產業,外界本就一片質疑之聲,現在把他再曝光出來,必然被人查個底朝天。

顧氏集團如果一旦出事,那麼便會無暇顧及城中村商業綜合體的開發,他便有能力從王總那把項目搶過來。

譚潤德的如意算盤打得叮噹響,顧阮東當然全知道,所以才說會一會這譚潤德。

王總馬上答應:“可以,我馬上安排,明天週一就可以見。”

顧阮東:“安排到週末吧,平時冇空。”

他今晚要回京城,週末回來這兩天,不知那嬌氣包傷口有冇有好一點?這兩天忙得昏天暗地,冇怎麼跟她聯絡。

“這顧少,京城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脫不開身嗎?”王總小心翼翼問,因為不太理解,眼下森洲這邊正是焦頭爛額的時候,他怎麼還去京城?他問過小蔡,京城冇有什麼項目在

坐。

“有事。”顧阮東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起身拎著衣服就走了,留下一臉錯愕的王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