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383章:冷戰

-

要說精氣神,當然是李安娜的精氣神最好了,年前就跟卓遠總代理的王總約好,今天下午去簽合同。微信裡又有聽鯨金融太子爺陸闊的微信,春節期間,她特意給陸闊發了拜年簡訊,陸闊回覆說,過完年會來藍山律所拜訪,這也是囊中之物。

舒聽瀾經過了鬧鬨哄的一個上午,下午開始也整理好心情開始投入工作,郵箱裡有不少郵件需要處理。

心剛靜下來,那邊卓遠總代理的王總來找李安娜簽合同了。一聽到卓遠這兩個字,就頭疼,偏偏小新看到李安娜誌得意滿的樣子很是生氣,悄聲說

“卓總是不是有點過份,這麼大一份合同給外人做,也不給你?”雖說那個總代理不是卓遠科技的公司,但也就是卓總一句話的事,就這麼拱手讓給彆人。

舒律師投來一記冷眼:“彆在我麵前提他。”很煩。

“你們吵架了?”小新八卦心上來,很少見舒律師在工作場合有這樣小女人的姿態。

“你很閒?”

小新剛覺得舒律師有點小女人的可愛,立馬又原形畢露了。

“不閒,不閒,好忙的。”急忙回自己座位工作,免得又被分配任務。

快下班時,舒聽瀾接到卓禹安微信

“我來接你。”

舒聽瀾冷冷回覆:“不用。”

心想,接什麼接,你就繼續夜不歸宿好了。

卓禹安也是好冤,出於兄弟情誼,才把程晨要結婚的訊息告知陸闊,冇想到把聽瀾得罪了,還跟他玩起冷戰。

並非故意夜不歸宿,陸闊那傢夥從棲寧回來之後,就丟了魂一樣找他喝酒,他不能不理他。

陸闊一向藏不住事,這次卻出乎意料,前所未有的沉默,也不說具體發生了什麼,就是不說話,喝悶酒。

卓禹安怕他醉死,所以纔不得不陪著,等他消停了纔敢回家。

其實呢,陸闊不是藏得住事的人,隻是這次有點鄙視自己的懦弱,太慫了,所以不想說。當時聽卓禹安說程晨要結婚了,他腦子一熱就跑到棲寧去了,去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就是覺得你不能這樣悄無聲息地結婚,冇有我的同意,你怎麼能結婚呢?

他雖然吊兒郎當,對誰都熱情有加,但這麼多年冇有正經談過戀愛,不是因為花心,而是再冇有遇到過像程晨那樣,讓他怦然心動的人。

去的時候,他有一瞬間的衝動,想著見到程晨,要把她搶回來,深信她還是愛他的,她不是為了他來森洲創業嗎?不是跟他表白過嗎?

內心裡依然有那麼一份自信,自信隻要自己勾勾手指頭,程晨必然會回來。

所以他守在她家門前等著,等到很晚,終於見她的車從小巷子裡開進來,停在門前,在暗處的他正準備叫她,赫然發現駕駛座上是一個高大的男人,她坐在副駕。

本來已經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駕駛座上高大的男人一把扯過她,兩人在光線暗淡的車內,吻得難捨難分。

整個世界都是漆黑一片,唯有車內的光線刺眼,如同早年前的畫質不清的電影慢鏡頭,陸闊整個人淹冇在黑暗之中,無意探究彆人**,卻又不可控製看著她。

她在男人懷裡顯得那麼嬌小,很投入,雙手甚至去解男人製服上的衣釦,被男人製止。許久,兩人才分開,她笑,男人也笑。

他看到她眼裡有情也有欲,對男人不是將就的選擇,也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是真心相愛,也對,以程晨的性格,絕不會讓自己委屈的,否則他們又怎麼會走到這一步?

陸闊鄙視自己,太慫了,就這一步,他冇有勇氣邁出去,來棲寧之前的所有自信都在這一刻崩塌,程晨與他已成過眼雲煙。

冇有勇氣邁出這一步還有另一個原因是,他能給程晨什麼?

他固然喜歡她,從高中時期到現在,但他遊戲人間慣了,從前追她時,怪她功利心太強,人也浮躁,一心撲在事業上。後來放棄她時,見她變從容穩重了,又擔心她是奔著結婚去的。他隻想談戀愛,並不想結婚,這便是她表白時,他拒絕的一個重要原因。

知道自己是個混蛋,所以不想耽誤她。

今天見她終於找到自己的幸福,他該替她開心的,隻是這心,被什麼東西抓著,一抽一抽的痛。

程晨下車了,笑著跟男人告彆,然後目送著男人開著她的車從小巷子裡漸漸消失。她頓在原地冇有動,站了很久。

那一瞬間,陸闊幾乎以為她看到了他,或者知道他就在旁邊看著她。

她站了很久,但始終冇有往他這個方向看,至少獨自一人站在那十分鐘之久,陸闊便在旁邊黑暗的小弄子裡一動不動了十分鐘。

而後,她削弱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那扇大門裡。

很晚,他趕深夜的航班回森洲,從棲寧到森洲,或者從森洲到棲寧這條路線的每趟航班,他都坐過,每回都是來看她一次,然後深夜回去。

他想,這是他最後一次再走這條路線了,臨上機前,他給程晨發了最後一條資訊

“程晨,祝你幸福。”雖疼,但是真心真意。

許久,程晨一直冇回覆,直到他回到森洲自己的家中,已是淩晨,再看手機時,發現她的回覆

“謝謝!也謝謝你剛纔冇有出現。”

所以,她知道他那時站在那裡?

怎麼會不知道呢?他以前每回來找她,都是站在那個位置突然跳出來給她驚喜,她那時說,他不用現身,單是空氣中的味道,她就能判斷他來了。

所以,她站在那裡十分鐘,是在等他現身?

但他終究是慫了。

他忽然明白,那時程晨雖冇有明確答應做他女朋友,但已默認兩人的關係,是他愚鈍冇有悟到。

錯過就是錯過了,兩人一直不在一條線上,將來要去的方向也完全不同。

好像都是他自找的,所以即便麵對卓禹安,也無話可說。

還好他冇說,否則卓禹安若是知道他不惜惹聽瀾不開心而告訴他程晨的訊息,他卻慫到躲起來,才真要跟他絕交。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