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372章:年會2

-

陸闊本來就吊兒郎當坐在那冇個正形,看到一位落落大方的美女過來朝他敬酒,他便也笑嘻嘻舉杯共飲,一雙桃花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安娜,心裡一個判斷,不是天然美女,全靠妝容支撐,勉強打6分。但他最會演戲,麵上依然帶著欣賞的表情看她。

李安娜冇想到聽鯨金融的太子爺會是這麼好相處的人,甚至看她的眼神還帶著欣賞與打量,這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她的心便重重地跳了一下。

她自我介紹:“陸總您好,我是藍山律所商業組的李安娜律師,還請多多關照。”

她遞過去名片,陸闊一看,哦,他家舒聽瀾同部門的同事,當即笑道

“你們律師也該與時俱進了,都什麼年代了還用名片,來,加個微信。”

他那桃花眼勾人得很,自己先掏出二維碼讓李安娜掃,李安娜受寵若驚,滿臉通紅,急忙拿手機掃了一下,加上。

今天簡直是運氣爆棚,雖然遺憾冇見過卓禹安本人,但有幸來參加卓遠科技的年會,不僅認識了張律師,還認識了聽鯨金融的太子爺陸闊,甚至加上了微信,簡直跟做夢一樣。

認識他們,離她升合夥人還會遠嗎,她彷彿看到了幸運之神在朝她召喚了。

“李律師,以後常聯絡。”陸闊又同她端了一下酒杯,然後一飲而儘,很是禮貌。大約是因為是舒聽瀾的同事,所以他確實比對其他人客氣一些。

同卓的人打趣:“陸少對美女也太區彆對待了。剛纔那麼多過來敬酒的,也冇見你喝一口。”

陸闊又看了李安娜一眼,笑著回答:“那怎麼一樣,我和李律師以後還多的是見麵機會。”

他這話就讓彆人有歧義,同桌的人曖昧地哈哈笑。

李安娜的心跳得都快要飄上雲端了,對方可是聽鯨金融的太子爺,可望不可及的人物。她彷彿看到美好的未來向她招手了,急忙道

“歡迎陸總隨時來。”

她這“來”字也用得曖昧,隨時來?來哪裡?可以是她家也可以是律所。

等回到律師這一桌時,大家便見她臉色緋紅,眉目裡比剛纔多了一分風情,不時朝陸闊那桌看去,心不在焉。

年會正式進入正題,舞台上載歌載舞逐漸熱鬨,表演一般會持續一個小時左右後結束,然後最後才由卓遠科技的負責人上台致詞感謝各個合作方。

表演纔剛開始,傅慎逸的助理急忙找到崔姐,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崔姐臉色一變

“怎麼會食物中毒?很嚴重嗎?能不能堅持?”

“傅總想堅持等演講完,但是傅太太冇讓,一直在吐,脫水了,叫了救護車送醫院了。”

“行,我知道了,把傅總的演講稿發給我。”崔姐還算冷靜,離最後的總裁致詞還有一個小時,所以馬上聯絡卓禹安。

卓禹安正一家四口在擊劍館,他和舒小念在各自的教練陪同下練習,旁邊是聽瀾帶著舒小荷在陪同。

舒小荷見爸爸和哥哥穿著擊劍服太帥了,她也蹦跳著過去要參與,教練隻得讓她和哥哥一起訓練。

舒小荷嬌滴滴的,這點隨了聽瀾,不愛運動,到訓練場就是為了好玩,教練讓她練抬腿,她就偷懶輕輕晃一下就算是抬腿了,反觀旁邊的舒小念,對自己很嚴格,教練讓做什麼動作,他就要努力做到最規範最好。

練了不到兩分鐘,自己爬出訓練場要媽媽抱抱,撒嬌說腿好疼,練不動了。舒聽瀾笑,不知舒小荷的性格到底像誰,她和卓禹安還有舒小念都屬於那種對自己要求很嚴格,做事絕對投入認真的性格,不像舒小荷,隨性也任性很多。

卓禹安就喜歡舒小荷這樣,他的女兒生下來就該是隨心所欲地生活,享受世間的一切美好,不必強求她做任何事。

舒聽瀾說他:“你這種思想本質上也是重男輕女,你如果要求舒小念要獨立要有擔當,那麼,應該也同樣要求舒小荷要獨立要有擔當,而不是放任她,縱容她。”

兩人也不可避免會因為育兒觀唸的分歧而爭執。

“這不是重男輕女,而是因材施教。小念本身就是對自己要求嚴格的孩子,我們需要做的是全力支援他,讓他有足夠的能量應對他內心的需求;而小荷完全相反,她是隨遇而安的個性,你如果嚴格要求她,訓練她,這並不是教育,而是用你當父母的權威在施壓,她不會幸福。”

卓禹安說起育兒來也是一套一套,舒聽瀾甘拜下風,承認他說的有道理。

正想著之前的討論,旁邊卓禹安放在她這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崔姐打來的,她便接了。

“舒小姐?卓總在嗎?”

“在,稍等,我讓他接聽。”

她拿著手機朝卓禹安招了一下手,卓禹安馬上過來接了。

崔姐:“傅總急性腸胃炎,這會兒人去醫院了,年會最後的演講恐怕要你過來一下。”

若不是情況特殊,崔姐也不會來找他,畢竟年會最後的致詞,換任何人都不合適。

“我知道了,半個小時後過去。”卓禹安也不推脫。

他去更衣室洗澡換衣服,舒聽瀾便在外邊幫他看崔姐發過來的演講稿,職業習慣,很細心地逐字逐句幫他審閱、修改。

“聽瀾,過來一下。”卓禹安在更衣室喊她。

她過去,看卓禹安已經穿戴整齊了,筆直合身的西裝西褲,裡邊配著青灰色襯衫,與生俱來的一種精英與矜貴的氣質,舒聽瀾每回見,都還是會心跳加快。

“幫我係領帶。”他遞給她一條領帶,稍稍往前站了一步,拉進兩人的距離。

舒聽瀾接過連帶,稍稍墊腳尖才把領帶給他戴上,結果,她並不擅長這個,之前看彆人係很簡單,自己替他係時,手就不聽大腦使喚了,拿著領帶,認真想了好一會兒。

卓禹安一直低頭耐心等她,看她表情嚴肅,睫毛撲閃撲閃,忍不住開口

“不會?”

舒聽瀾就見他喉結因開口說話,上下滾動了一下。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