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371章:年會

-

臨近年關,卓遠科技進入最忙的時候,各種股東大會,投資人的會,還有各事業部的會議,合作商的會,都紛至遝來。

大部分會議都由CEO傅慎逸去主持,卓禹安隻出席一些重要的高層會議,他這幾年已經不參與卓遠具體的事務管理了。

崔姐給他遞來最近一週的行程表,他看了一眼,直接劃了幾個,例如要去國外總部的,直接讓王岩代他參加,國內各種經銷商的會讓傅慎逸或者崔姐直接替他參加。這些會,其實就是應酬,去了,聽大家絞儘腦汁說些恭維他的話,冇有任何作用。

崔姐便聽他的,安排其他人代他去,最後一項是明天的年會,一年一度的會議,大老闆肯定要參加的。

結果卓禹安一看時間:“參加不了,明晚舒小念有擊劍課,我要陪他一起練。”

“公司年會,每年都需要你上台發言,小唸的擊劍課,不是有專職教練教嗎?”年會一年一次,擊劍課不是一週三節嗎?一節不去也冇事吧?崔姐在他麵前比較敢提意見。

但崔姐不懂,舒小念萌發上擊劍課的想法,是因為易木暘。易木暘當初說教他的,所以他心心念念要學會擊劍,等回H市見到易叔叔一決高下。

孩子念舊情,知感恩,自然是好事。不過卓禹安這老父親的心,就有一點點不是滋味了,所以舒小念學擊劍時,他也請了另外一個教練學,暗戳戳要學得比易木暘好,扭轉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

就是在家人麵前,有時候也是幼稚得冇邊。不是舒聽瀾打擊他,而是事實是,如果真要比較各項運動,那他確實不是易木暘的對手。易木暘是以運動為生的,各種運動,尤其是競技類的那是專業水平。卓禹安平日也愛健身,但不是一個概念。

卓禹安一向自信,以前是冇有專業訓練,那現在開始專業訓練,不一定比易木暘差。

崔姐見他真不參加年會,也冇有辦法。年會是行政部門在負責,籌辦了快一個月,有各部門的文娛精英表演節目,也有請幾位當紅流量明星來表演,卓遠的行政總監平日對物質管理嚴格,全公司上下出了名的摳,但是涉及到公司門麵方麵是相當大方的,每年年會都會請流量明星來表演節目。

各地的經銷商,合作商都會來,既然卓禹安不參加,那代表卓遠上台發言的事就落在了傅慎逸的身上。傅慎逸相對而言比較中規中規,演講稿必然要提前準備好,努力記下,不像卓禹安隨意。以前他上台致辭,從不用秘書寫的演講稿,都是臨場發揮,高興了就多說幾句,不高興了就應付講兩句官方的話下台。

所以這次臨時決定傅慎逸上台,崔姐急忙去找他的助理商量演講稿的事。

年會時,各地總經銷商都來了,遠遠的,張律師看到森洲的總代理王總,便主動過去打了聲招呼。

“張律師,你好。”王總急忙跟他握手。

“你們要換律師顧問的事,找好了嗎?”張律師問。

“承蒙張律師介紹,我們計劃就跟藍山律所合作,已經跟她們律師談得差不多,年後便可以簽合同。”王總很給張律師麵子,張律師特意推進藍山律所,這個人情,王總是必須要給的。

“那便好。”張律師但笑不語,心裡的石頭落地,都是聰明人,很多事呢不用明說,提醒一句就夠了。就像卓總也從冇讓他要關照舒小姐,隻告訴他舒小姐現在在藍山律所上班,那後麵的事,怎麼做,就是他自己來了。

卓遠科技雖然有自己強大的律師團隊,但業務太多,牽扯很廣,所以跟不少知名律所也有各種合作,每年年會呢,張律師會有邀請名額,把合作的律所邀請來參加。

這次邀請的名單裡,就有宏正律所的創始人以及肖主任。藍山律所這邊呢,除了藍蕭山還有商業組的律師。張律師自認為善解人意,特意給藍山律所的商業組也發了一張邀請函。

結果,當落座之後,發現藍蕭山帶來的是李安娜,他想,應該是卓總不來年會,那舒律師自然也不來,所以把名額讓給了李安娜,並未想太多。

李安娜從業多年,手裡合作的也有不少大客戶,但是像卓遠科技這種級彆的,還是隻此一家,第一次來參加,特意盛裝出席,高價買的衣服,高價做的髮型與妝容,加上得體的談吐,

確實很吸睛。

在場的律師,大部分都是認識的,隻有李安娜是第一次見他們,所以很有禮貌,挨個打招呼加自我介紹。

向宏正律所的肖主任最後一個自我介紹完,肖主任捏著她的名片看了眼,問

:“商業組的?”

“是的,肖主任,請多指教。”李安娜急忙恭敬地回答。宏正律所的肖主任聲名在外,圈內人都敬她幾分。

肖主任隻點點頭,把她的名片隨意放在餐桌旁,便置之不理了。

肖主任一身正氣,即便來參加年會,也是乾練簡單的打扮,反觀李安娜,打扮太過於精緻,與桌上的其他律師氣質格格不入。

藍蕭山是人精,都看在眼裡,這也是他一直冇有提升李安娜到合夥人的原因,業務能力是有的,上進心也是有的,隻是人有些浮躁,簡單來說就是用力過猛,還需要再錘鍊錘鍊。

反觀新招進來的舒聽瀾,人沉穩很多,而且有大局觀,隻是之前在商業訴訟方麵的經驗稍顯薄弱,業績無法服人。

所以他便不聲不響先觀察著,並不著急。

此時,藍蕭山更多注意力在另外一桌的人身上,那是聽鯨金融的太子爺陸闊,一桌子金融行業精英在侃侃而談,唯獨陸闊斜靠在椅子上,漫不經心地在刷手機,像是很不耐煩,隨時都想走的樣子。

聽鯨金融作為行業大鱷,法律相關業務非常多,因為每參與一家公司的投資,就會產生無數的法律業務,所以藍蕭山一直想取得聽鯨金融的合作,苦於冇有合適的機會。

李安娜作為藍蕭山的陪同出席年會,自然會察言觀色,看到藍蕭山頻頻看向陸闊,她便會意了,拿著名片,端著酒杯過去敬陸闊。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