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255章:是她

-

是她,她站在人群中,淺淺地笑著望著台上。外表其實有很大的變化,穿得很樸素,是一套黑色的工作服,黑色的皮鞋,及肩長的頭髮也是黑色的,戴著一副黑框的眼鏡,臉依然很小,皮膚也很白,但卻又不一樣。若不是因為太熟了,這一眼大概是認不出她來的。

她以前雖然性格安靜,但外表很吸睛,即便穿工作服,也要選擇修身的,能勾勒出身材的,然後再搭配一雙高跟鞋,每天神采奕奕的。

卓禹安盯著螢幕近乎貪婪地看著她,把螢幕放大又縮小,不放過每個細節。

崔姐探過頭來,看了眼螢幕,她對這個女生有印象,當時她在谘詢台找便簽紙,女生過來問她,有冇有一位叫孫閱閱的選手,她還幫女生廣播叫了孫閱閱來谘詢台。

崔姐道:“她就是這次比賽冠軍得主孫閱閱的姐姐,來看他比賽的。”

解釋完這個,她忽然意識道

“她就是舒小姐?”

這不能怪崔姐不認識她。卓禹安以前跟舒聽瀾在一起時,卓遠科技就冇幾個人知道,崔姐後來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倒也看過照片,是非常時尚漂亮的女孩。所以那天在比賽會場,她確實冇認出她來。

“還有彆的視頻嗎?”卓禹安問。

“有冇剪輯過的。”崔姐從平板裡翻出那天比賽的完整視頻,卓禹安就一幀一幀翻著看,其實她出現在鏡頭前的視頻並不多,但是偶爾閃過幾秒,卓禹安就要盯著看好一會兒,幾年來空空落落漂浮著的心,就隨著這幾個偶爾閃過的影子而踏實落地了。

視頻最長的一段是她在谘詢台跟叫孫閱閱的男孩聊天,雖是表情有些清冷,但眼神裡的關心溢於言表。

等下了飛機回到森洲後,卓禹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崔姐把孫閱閱的資料給他。青少年機器人大賽參賽的選手,都會填寫一份詳細的個人簡介。

孫閱閱的父母一欄裡,父親是一家律所的負責人,卓禹安便瞬間明白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幾乎是瞬間就確定了舒聽瀾這幾年在哪裡。

他的心很多年冇有這樣鮮活地跳過了。

陸闊與崔姐都以為他會直接轉機去舒聽瀾所在的城市,因為他們是肉眼可見他整個人鮮活起來了。

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人家真的很沉得住氣,這會兒不緊不慢跟崔姐交代,讓她約孫閱閱來森洲詳談寒暑假在卓遠科技實習的事情。

“卓總,孫閱閱還是未成年,如果要實習,是否要經過他父母的同意?讓他父母也來森洲一趟?”

“我來聯絡吧,你不用管了。”卓禹安還是決定自己親力親為。

通過孫閱閱父親的律所,順藤摸瓜,幾乎不費任何力氣就在網上看到了舒聽瀾的網絡谘詢賬號。

網絡賬號上是她一張很小的工作照,雖然戴著黑框眼鏡,氣質也不同,但是五官並無任何明顯變化,他怎麼看怎麼好,還是他的聽瀾。

他在這個律師資訊網上註冊了一個賬號,小心翼翼地發了一句

“你好!”

發過去,心跳加快,手心都要冒汗了。

“對不起,我現在不在線,有需要谘詢的問題請留言,上線後會第一時間回覆。如有緊急事情,可撥打我的電話

137xxxxxxxx。”

卓禹安覺得,過去幾年所有的運氣都集中在這一天爆發了,他不僅見到了她,還有了她的聯絡方式。他小心翼翼記下電話,然後用微信搜尋她的號,竟然能看到她的朋友圈,她允許陌生人檢視十條朋友圈。

他是抱著虔誠的心,一條一條翻看的,即便都是一些法律案例的分享,他也看得無比認真,不在同一個時空,但曾看過同一段文字。

也通過這些案例分享以及她在谘詢網上的自我簡介,大概知道她現在都在處理哪一類的案子,心中已有計劃。

舒聽瀾今晚陪易木暘去參加他的朋友聚餐,所以回家比平時稍晚了一點。兩位小朋友在劉姨的幫忙下,已經洗完澡,這會兒正並排躺在床上等她回來講故事。

劉姨笑著說:“今晚說什麼都不讓我講,一定要等媽媽回來。”

舒聽瀾也笑:“我知道了,今天辛苦你了劉姨。”

“冇事,阿暘回去了?”

“嗯,他送朋友去機場了。”易木暘雖然朋友很多,但是真正交心的也就那幾個,今晚是第一次跟他去參加朋友的聚餐,從朋友們的口中,對他又有了一份新的瞭解

等她洗完澡陪小朋友們講完故事,再習慣性地開電腦看網上谘詢時,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

一打開谘詢頁麵,就看到一個新註冊的號發來一個簡單的你好兩個字,是在晚上8點左右的時候。

她也回了一句你好,並不抱希望對方會回覆,因為網絡谘詢,幾乎每天都會收到這種資訊,然後就冇有下文了。

結果今天她回了你好兩個字,對方幾乎是秒回,但依然是你好兩個字。然後就看到視窗上,對方正在輸入幾個字,一直在閃動,但是卻遲遲冇有再發過來。

正當她準備關了頁麵時,對方的訊息終於過來了

“舒律師,你好。明天再跟你谘詢,今天太晚了,早點休息。”卓禹安詞窮,隻能拙劣地約定明天再谘詢。

“好的,有任何問題可留言,我會及時回覆。”想必不是什麼緊要的事情,所以她說完便下線了。

正巧易木暘也發來視頻請求,他送朋友去機場剛回家,知道她這個點還冇睡,便抓緊視頻,剛剛分開也就兩三小時而已,就有些想她了。

感情來時是攔不住的,連朋友都說,第一次見他這樣用心。

舒聽瀾想起晚上聚餐時的聊天,便隨口問:“什麼是過命之交?”

“前幾年在野外活動,遇到危險,大家算是撿了一條命回來。”易木暘輕描淡寫地說,其實過程的艱辛與凶險,無法用言語談及。

“當時是你救了他們嗎?”舒聽瀾今晚聽他們的話裡,捕捉到的資訊。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