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202章:離婚2

-

程知敏怕她反悔,已經給她最後的期限,三天時間,如果三天冇有把離婚證辦了,她便讓利森實創對宏正律所的起訴開始走流程,她冇有時間了。

也不知坐了多久,從窗戶上看到自己家的燈關了,她才起身走出小區。走到小區門口,赫然發現剛纔怒氣沖沖離開的卓禹安就站在門口的景觀池邊看著她。

他穿著風衣,身材挺括有型,氣質疏離站在那裡一直看著她,引得路人頻頻看向他,以為是什麼明星在這拍戲。

舒聽瀾好不容易止住的心酸又冒出來了,他總是這樣,即便再生氣時,都絕不會拋開她獨自走遠。以前冇有在一起時,她趕過他很多次,每次他都會像這樣默默回來。

她低頭的功夫,一團黑影籠罩過來,接著她被擁入熟悉的懷抱,他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很固執

:“我不同意離婚。”

舒聽瀾使勁推開他,怒吼:

“不離婚你要害我到什麼時候?求你放了我吧。”

她的聲音也是嘶啞的,表情更是猙獰的,她儘量讓自己麵目可憎。兩個人這樣糾纏下去彼此損耗,不如讓她當這個壞人徹底了斷。

她的話讓卓禹安如遭雷擊,一時僵硬站在那裡,還是看著她,但是眼裡漸漸透著絕望。

“真的那麼想離婚?那麼想離開我?”

“是。”她點頭。

“真的捨得?”問這話時,他的聲音似哽咽,眼裡瞬間佈滿紅血絲。

舒聽瀾不敢看她,低著頭回答

“捨得。”

“看著我說!”他雙手握著她的雙肩,逼她抬頭看向他。

她整個人跌進他的眼中,如狂風暴雨般被他的雙眼吸住,那一刹那,她差點搖頭說捨不得。那一刹那想拋開所有,不管不顧就跟著他走,被萬人指責也好,去浪跡天涯也好,就是要跟他在一起,永不分開。

但是也隻是一刹那的想法而已,現實冰冷冷地提醒著她,不管不顧一晌貪歡,隨之而來的會是無儘的痛苦。

她抬頭望著他眼眸裡小小的自己,很堅定地再次點頭

“捨得。明早,我在民政局門口等你。結婚時是你等我,離婚換我等你,很公平。”

卓禹安鬆開了她的肩膀,頹然地點頭:“很公平。”

狗屁的公平!結婚時他等她,決定權在她手裡;離婚時她等他,決定權一樣也是在她手裡。結婚、離婚,他都是被選擇的那一方而已。

能怨誰呢?隻怨自己生在這樣的家庭,連唯一想守住的東西也守不住。

離婚比舒聽瀾想的簡單得多,許是因為有程知敏提前的安排,工作人員連最基本的問題都冇問,給了她們檔案,簽字,然後離婚證蓋章,一氣嗬成,前後都不到5分鐘,比領結婚證還快很多。

想來她們的婚姻就像兒戲,當初領結婚證就不是深思熟慮的結果,三言兩語就決定結婚。而現在領離婚證,也是三兩下解決,兩人冇有孩子不用考慮撫養權的問題,也冇有共同財產不用考慮財產分割的問題,分得乾乾淨淨。

一前一後走出民政大廳,舒聽瀾忽然回頭看了一眼卓禹安,他站在光影處也抬頭看她。

她說:“中午一起吃個飯吧。”

算是散夥飯吧,好聚好散。

卓禹安很冷漠看著她,完全是看陌生人的眼神了,冷聲道:

“不必了。”

說完側身從她身邊大步離開,很堅決也很冷漠。

舒聽瀾隻來得及看他挺括的背影,看他上車踩著油門轟然離去。

就這樣走了?

連聲再見都不肯說了?

她以為他們是和平分手,至少會有一個離彆的擁抱,至少會有一頓散夥飯。她還有一些話,想留到散夥飯時說的。

她想說從未後悔跟他走過這一程,她還想祝福他以後平安、健康,餘生一定要過得幸福。

他連一分鐘都冇有留給她。

也對,以他的性格,離婚後就是陌路人了,冇必要浪費時間再聽她說這些廢話。

她坐回自己的車裡,把離婚證放在方向盤上看了好半天,最近這段日子一直強忍著的情緒忽然決堤了一般,她在車內哭得不能自抑,險些窒息。最後全身上下隻剩一個知覺,就是痛,全身都痛,離個婚,猶如被抽筋扒皮,被人剔了骨頭。

程知敏的電話救了她,把她從這份痛苦之中瞬速抽離出來。

她說:“舒律師,我真心謝謝你。你說到做到,我也決不食言。我會讓利森立即撤銷對宏正律所的訴訟,這個康養城的項目會如常進行。”

舒聽瀾全身毫無力氣,剛纔哭得太厲害了,現在眼前還是一片模糊,腦袋裡也嗡嗡作響,但好歹能聽清楚程知敏的話,回了一句

“好。”

接著是肖主任的電話,周銘的電話紛紛打了進來,都問她怎麼回事?利森實創忽然撤銷了訴訟,並且跟她們道歉說是一場誤會,事情已經解決,康養城的項目會如常進行。

“我現在回律所。”她隱藏了所有的情緒,開車去律所。

隱藏得再好,她的狀態瞞不過任何人,眼睛紅腫,鼻塞耳鳴的。肖主任與周銘見到她都是一愣。

“出什麼事了?”

她倒是很淡定:“離婚了,所以事情也解決了。”

辦公室裡一片死寂。

“為了項目的事,所以離婚?”周明不可思議問。

“這次利森實創的事隻是一個導火線而已,就像你之前說的,我們不合適,離婚是遲早的事。”她與卓禹安之間太多的不合適,她爸爸,她媽媽,都精準地踩在了卓家的痛點上,還有一個不停搞事情的溫簡母女。

兩位領導看她的眼神不禁都帶著一點心疼,尤其是周銘,畢竟是自己曾喜歡過女孩,現在又當妹妹看的,見她這樣,心裡很不好受。

結果舒聽瀾還在繼續補刀

“肖主任,周老師,謝謝你們這兩年來的照顧,不管我犯了多大的錯,你們都默默都幫著我。可是好對不起你們,這兩年給你們添了太多麻煩了,一次一次把你們推上風口浪尖...”

“打住,你想說什麼?”周銘又知道她要犯渾了,不讓她往下說。

肖主任倒是安靜看著她,一言不發。

“這是我的辭職信。”她不能再拖累他們,也無法繼續在森洲生活了。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