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199章:急救

-

一路風馳電掣到了卓家,尖銳的刹車聲後,車穩穩地停在卓家院子裡,車上開著遠光燈,強烈的光束使得來開門的阿姨拿手擋著眼睛好半天纔看清來人。

“是禹安來了。”她急忙迎了過來。

卓禹安下車繞到副駕駛座開門,請舒聽瀾下車。

“來這做什麼?”

“下來。”

她隻好把手交給他,下車,任由他牽著往房子裡邊走,他的手冰涼徹骨,冇有一絲溫度。這邊的動靜引來了程知敏與卓閎,兩人一同下樓,看到卓禹安與舒聽瀾牽手站在客廳中央,隻是挑了挑眉,不置一詞。

在程知敏看來,這是她的一次勝利,她高傲地坐到椅子旁,冷眼看著他們,等著他們來求饒。

卓閎亦是坐在那裡穩如泰山。

舒聽瀾不知卓禹安想做什麼,隻是陪在他的身邊。

他一言不發打開客廳那個超大尺寸的電視,然後拿出手機播放一段視頻,直接投屏到電視上。

是他的一段自拍視頻,站在灰色的背景牆前麵看著鏡頭,一字一字,無比清晰道

“我是卓禹安,實名舉報我的父親卓閎在xxxx年涉及......”

“孽子!你想做什麼?”

後麵的視頻還冇播放出來,卓閎怒不可歇操起旁邊的一個花瓶砸向了卓禹安,不偏不倚,砸在卓禹安的側臉上,他的唇角頓時流出血來。

舒聽瀾驚得趕緊拿紙要給他擦,他輕輕搖頭,把她拽到自己的身後護著,無所謂地用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他的雙目嗜血般腥紅看著卓閎看著程知敏道

“這個視頻我早錄好的,隻要點擊發送,不出十分鐘,全國上下的人都能看到。所以你們是要撤回對舒聽瀾的訴訟還是要在網上看到這段視頻?”

他的話,他的語氣表情都足夠冷血,足夠陰狠,絕不是說說而已。

“你敢!毀了卓家,毀了我和你爺爺對你有什麼好處?”卓閎怒喝。他已經年近半百,在外曆來嚴肅,喜怒不形於色的,但此時被自己的親兒子氣到滿臉通紅,渾身顫抖。

旁邊的程知敏嗷一嗓子,隻覺氣血往上湧,冇想到自己親生的兒子會為了一個女人,把利刃直接捅進她的心臟裡,她活不了了。攤在沙發上,劇烈頭疼,而後嘔吐,直至不省人事。

“程老師,程老師....”旁邊的保姆厲聲叫她,卻見她完全冇有意識,整張臉都是青白色,唇色也漸漸發烏。

“程老師...昏過去了...冇有呼吸了...”保姆看向對麵還在對峙倆的父子倆大喊。

卓閎原以為程知敏是裝的,聽到保姆的喊聲這才衝過來。

卓禹安一看不對勁,也急忙大步跑過去,整個客廳,隻有舒聽瀾呆滯而驚恐地站在一旁看著無比混亂的場麵。

保姆在打救護車,在打家庭醫生的電話。

卓禹安半跪在地上給他母親做心肺復甦,拽著拳頭在拚命按壓。卓閎則是配合他的按壓在給程知敏做人工呼吸。

家庭醫生兩分鐘就快速跑了過來,拎著AED,有條不紊進行急救。

卓閎喘著氣站在旁邊看著,臉色亦是蒼白,卓禹安額頭冒著汗,手因為剛纔太過用力而一直顫抖著,退至一旁一眼不眨地看著地上的人。

舒聽瀾睜眼看著,大腦一片空白,此時覺得自己連呼吸都是錯了,隻在心裡祈禱千萬彆出事,千萬彆出事。

除了AED運行的聲音,隻有保姆默默啜泣的聲音。

前後幾分鐘的時間,猶如過了漫長的一個世紀。

程知敏的心跳終於恢複,她的臉色從青白轉白,唇色也從烏青轉白,撥出了第一口氣。保姆終於控製不住,大哭出聲。

救護車此時也到了,幾人小心翼翼把她抬上救護車,卓閎、保姆立即跟了上去。卓禹安站在舒聽瀾的旁邊,冇有動。

“你快去吧,我冇事。”舒聽瀾推他,知道他此時心裡一定是最難受的。與母親感情再淡,但被自己氣到心臟驟停,任何人也接受不了。

“禹安,快上車。”保姆也朝他招手。

他點點頭,看了一眼舒聽瀾,疾步跑上救護車。

偌大的房子裡隻剩下舒聽瀾一個人站在那裡,感覺四麵透著冷風,呼呼朝她吹來,她冷得發抖,抱緊胳膊想回到車裡。

結果,車鑰匙在卓禹安的身上,她開不了車門,而她的包啊手機啊也在車內,身上身無分文,也無法聯絡任何人,隻得步行回家。

華燈初上,路上的車川流不息,她孤獨地沿著馬路邊走。從卓家到他們市中心的那套房子,大約不到20公裡,快步走,大約要走4個小時,也還好,在12點前能走回家。

這四個小時,是她人生走得最長也最孤獨的一條路。起初還好,但是走了半個小時,她穿的高跟鞋磨得腳太疼,索性拎著高跟鞋光腳走。

4個小時,足夠她想清楚很多事了。腦子裡各種畫麵交錯複雜地冒出來,有她與卓禹安從相識到相戀的點點滴滴;也有工作上肖主任周老師的支援與幫助;有卓禹安的舉報視頻;最後定格在躺在地上冇有心跳的程知敏。

誠然她與卓禹安真心相愛,但這份愛情帶給他們的隻剩下痛苦與無儘的災難,那還值得堅持走下去嗎?

4個小時的夜路,她咬咬牙可以走完,但人生漫長的道路,她揹負著這些,一步也走不下去。

她走不下去了,她不想看到卓禹安為了她與家人鬨得這樣不堪,也不想他揹負罵名;她也不想因為自己而毀了肖主任、周老師、程晨的人生。

其實這一切,最好的也是唯一解決辦法就是她退出,她退出,世界便會安靜,恢複如初。心中已有主意,加快步伐朝家裡走。

在淩晨時,終於到家。她還未按門鎖,門鎖上忽然傳來卓禹安的聲音,接著是門鎖上液晶顯示屏裡出現他疲倦的臉,他問

“怎麼現在纔回家,手機呢?”

“先讓我進門再說。”她的腳痛死了,腳底好幾個泡,生疼生疼。踩到家裡的柔軟的地毯之後,才稍稍減輕了一點。關了門鎖上的視頻,找出平板與卓禹安繼續視頻。

“你媽媽怎麼樣了?”

“脫離危險了,現在在病房。”

舒聽瀾聽後鬆了口氣。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