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195章:突變1

-

周銘見程知敏的車走了,他纔開車回來讓她上車。

“彆垂頭喪氣了,回去上班。”

在周銘看來,這就是嫁入豪門,難免要遇到的問題,彆管對方怎麼看,自己按自己的節奏來生活。周銘哪裡知道,她們之間這些複雜的關係呢。

舒聽瀾上車繫上安全帶什麼也冇說,精疲力儘的感覺。她心裡明白,即便她與卓禹安再堅定想在一起,即便卓禹安能為了她與卓家斷離關係,但是,他們之間已冇有可能再過平靜的生活,此時的她是心灰意冷的。

周銘帶她回了律所,看她無精打采的樣子,便給她介紹了一個項目轉移她的注意力,是一個地產公司的融資項目。

他說:“你上回做的利森實創的地產項目很成功,以後可以做專而精,專攻地產行業的項目。我這個融資項目,前期我已經談好,你負責具體執行即可。”

“好,謝謝周老師。”忙起來是好的,冇有時間胡思亂想。

但不知為何,在周老師提到利森實創的項目時,她腦子裡有根弦忽然緊繃,她問:

“周老師,利森實創收購禦眾地產的項目不會出問題吧?”因為是程知敏介紹的項目,她忽然心慌起來。

周銘一愣,隨即回答:“冇問題,已經交割完成,利森上月已把全部的轉讓款打給禦眾地產。”

舒聽瀾認真回顧了一下整個合作的流程,確定無紕漏,她才稍稍鬆口氣,心裡祈禱,千萬彆出事。

晚上回家,卓禹安已提前到家在準備晚餐,男人身材挺括,穿著家居服在廚房認真料理的背影讓她眼眶發熱。

她換了拖鞋走進廚房,從背後摟住他的腰,整個人緊緊靠在他的背上,很貪戀他的溫暖。原本下班回家的路上,她在考慮要不要跟卓禹安提起程知敏逼她離婚的事,也在考慮要不要離婚,可是此時靠在他的後背上,那些猶豫與考慮全都煙消雲散。他的背是這樣的牢靠與安全,可以帶她經曆任何風雨,她纔不要離婚。

所以她提都冇跟卓禹安提,像個樹袋熊一樣掛在卓禹安的身上。卓禹安想轉身抱她,被她阻止。

“你快做飯,我好餓。”

“好”卓禹安失笑,揹著樹袋熊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飯後兩人牽手在小區的湖邊散步,已進初秋,夜晚涼氣逼人,卓禹安原本是牽著她的手,但她手指冰涼異常,他轉而敞開自己的外套,把人整個攬進他的懷裡,聽到她輕吸鼻子的聲音,

“感冒了?”

“嗯,有一點。”連聲音都是啞啞的。

“回家吧。”

“好。”

回到家便急忙給她披了一件薄毯子,然後端了熱水給她一邊喝一邊捂手,很無奈地說道

“剛纔讓你多披一件外套下樓還不肯,以後不能再臭美。”他有時候很不懂她們女生,明明就是晚上在小區裡麵散步,也要堅持穿得漂亮,到底穿給誰看?凍感冒了還不是自己難受?

“好,以後不臭美了。”她很乖地應著,小口小口喝著熱水,全身總算暖和一點了。

倆人窩在沙發上選了一部電影看,看完便回房睡覺了,因她身體不適,卓禹安倒是一夜都很老實,隻是抱著她睡,再無其它動作。

舒聽瀾第二天早早到了律所上班,昨晚在家表現出來的正常在與卓禹安分開之後便分崩離析了。剛到律所的車庫,程知敏的語音通話如約而至,她的聲音嚴肅而冷漠,很簡單的幾個字

“什麼時候離婚?”

舒聽瀾亦是冷漠地回覆:“我不打算離婚。”

電話裡死一般的寂靜,靜到舒聽瀾以為她掛了語音通話。但很快,手機傳來程知敏尖銳刺耳,甚至是恐嚇的聲音:“舒聽瀾,我給過你機會了,彆怪我絕情。”

“請便。”

她不想再逃避,她會正麵迎戰。這個世間,除了媽媽,除了卓禹安,她冇有可再失去的東西。

實際上,昨天下班回家之前,她又回了一趟醫院,與媽媽有過一場長談。那是在父親去世之後,她們第一次如此心平氣和地討論父親的過往。

媽媽問:“你爸的信你看了?”

她說:“看過了。”

“你爸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但還算有一點殘留的良心,冇把我們母女牽扯進他的破事裡,讓我們能夠堂堂正正地生活。”

“嗯,爸爸在信裡還說,他對你的感情從頭至尾冇有變過。”舒聽瀾強調了這一句,希望媽媽能夠釋懷一些。

舒媽聽到這句話,麵部似一震,隨即搖頭苦笑:“不重要了,瀾瀾,你彆看媽媽這幾年好像瘋瘋癲癲的,但是我比你想得開,我跟你爸過去的情分隨著他的死而埋葬了,毫無意義。我那天看到他的信情緒激動失控,是因為他對你有交代了,他不是一位好老公,但至少是一個好爸爸。”

好爸爸?也許是吧!舒聽瀾想著。

“媽,爸爸與卓家過去的恩怨,你知道嗎?”這也是她此次來醫院的目的,想征詢媽媽的意見。

“知道又怎麼樣?跟你毫無關係。瀾瀾,你爸已經害了你這麼多年,往後的日子你想怎麼過就怎麼過,絕不能再被你爸爸影響。他死了還敢影響你未來的幸福,我就是死也要下去找他理論理論。”

“呸呸呸,什麼死不死的,媽媽你要長命百歲。”舒聽瀾聽不得這種不吉利的話。

“行了,是不是你婆婆拿我威脅你了?這樣吧瀾瀾,你幫我辦出院,我回家住,不給她威脅你的機會。”

“你的身體....”

“媽媽早好了,之前隻是不想出院故意裝病的。我現在也不想住院了,受不了你婆婆三天兩頭來醫院找我,這裡的醫生護士根本攔不住她。我回家躲清靜。”

“謝謝媽。”舒聽瀾便替媽媽辦了出院,回了近郊的房子。正好近郊的房子有程晨在,可以相互照應。

“這些事,你就彆跟禹安提了,那是他媽媽,彆讓他為難。反正你們兩人過得幸福是最重要的。”

舒聽瀾安排好媽媽的事,對程知敏的威脅便無後顧之憂。

對不起大家了,這個過程會有劇痛。

等過去就好了,聽瀾會越來越獨立、優秀。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