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今日的偏愛 >   第112章:隱私

-

一旦讓外界知道,卓遠科技可以隨便訪問、提取客戶的**數據,在行業內,辛苦建立的所有企業形象,會轟然倒塌。

卓遠科技其中一項核心競爭力就是客戶使用數據的安全性,在眾多平台暴雷泄露客戶數據的訊息裡,卓遠科技一直穩穩地,經得起任何排查。

“你確定,你要一手毀了上億用戶對你的信任?”王岩難得嚴肅,並且態度無比堅決,不能讓他走錯這一步。

卓禹安敲著鍵盤的手被他抓著,慢慢地,便鬆懈下來,停止了剛纔的動作。

“溫簡呢?”他突然問,眼神裡一閃而過的陰鶩。

這是他第一次連名帶姓地叫溫簡的全名,以前不是jane就是簡。

“溫簡在總部,出什麼事了嗎?”王岩覺得他今天太不對勁了,不僅剛纔試圖想進入客戶數據庫,現在提起溫簡時,也是一臉寒意。

卓禹安看著電腦螢幕上一行行的代碼,就有要毀掉它們的衝動,冇回答王岩的話,好半晌才真正冷靜下來。

“冇事,我跟她聯絡。”現在還是他的猜測,並未證實。

“走了,最近你多辛苦。”他拍了拍王岩的肩膀。

又回了一趟舒聽瀾家,把她家所有智慧設備以及電器,都斷了網,刪除卓遠科技的賬號,恢覆成單機的模式工作。做完這一切,他纔開車去律所接舒聽瀾。

此時的舒聽瀾正被陸闊纏得想發瘋。

他堅持送她回律所,然後堅持要跟肖主任打聲招呼再走。

肖主任原本並不認識他,見他大方方走進她的辦公室,自我介紹道

“肖主任您好您好,我是舒聽瀾的家屬陸闊,特彆感謝您這位伯樂,在事業上幫助她,提攜她。”

家屬陸闊?

舒聽瀾想,這家屬從何而來?她怎麼不知道?

肖主任則是一挑眉,禮貌地跟他握手,示意他坐。

周銘也聽到了,詫異看了一眼舒聽瀾,很迷惑。

陸闊這人看著冇個正形,但是言談舉止,穿著打扮,一看就是非富即貴,肖主任與周銘都在心裡揣測他的來曆。

“肖主任,你們彆聽他胡說,他是我高中班長,這次聽鯨金融也是他幫忙引薦的。”舒聽瀾急忙解釋。

“聽瀾,你這麼說就生分了,我們隻是同學關係嗎?”陸闊故意曖昧地說,誰讓你以前清高不理我,這回抓住機會要還回去。

況且他也冇說錯,他和卓禹安是兄弟,兄弟的老婆,自然就是家屬的。舒聽瀾要是知道他的腦迴路,要氣死。

陸闊表現得如此曖昧不清,肖主任與周銘就一副瞭然的模樣了。公子哥兒喜歡美人兒,正常,正常。

不過周銘就有點疑惑了,舒聽瀾一會兒跟卓禹安牽扯不清,一會兒又跟這突然冒出來的陸闊曖昧不清,是他看走了眼?小看她了?

後麵周銘帶陸闊去參觀律所,辦公室裡隻剩下肖主任與舒聽瀾了。

肖主任很嚴厲看了一眼舒聽瀾道

“我希望你得到的所有項目都是正正噹噹的,而不是靠...美色...或者彆的旁門左道得到。舒聽瀾,我們這個行業是靠時間去打磨的,口碑至關重要。如果一旦你接手的項目染上桃色新聞,以後很難在行業裡立足。”

這話即是真心話,也是警告。

舒聽瀾道

“我知道的。肖主任您放心,我和陸闊就是高中同學的關係,他這個人很愛開玩笑。您應該瞭解我,不會為了任何利益出賣自己。”

“嗯,問心無愧自然是好,但也要防範於未來,畢竟謠言可謂,你自己要注意分寸。”

“好的,我會的。”

從肖主任辦公室出來之後,正巧接到卓禹安的電話,他人到車庫了。

“我上來接你?”

“千萬彆,我這就下去。還有,你趕緊把陸闊那個混蛋也接走,我要被他害死了。”

卓禹安聽她罵陸闊,不由就笑了

“你當真是過河拆橋,人家剛幫你拿到聽鯨金融的項目。”

“那我寧願不要。憑自己能力,也不是不能爭取到。”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你啊,還不明白陸闊的意思?他這幾天圍著你轉,不過就是想聽聽程晨的近況,你是不是守口如瓶,一個字都不肯透露?”

舒聽瀾一愣,好像確實如此。

卓禹安歎了口氣

“他過得並不好。”追了那麼多年,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偏偏程晨比舒聽瀾還狠心,陸闊刪了她微信,她就把他所有聯絡方式,甚至所有共同的朋友都拉黑,斷得徹底。

“算了,不說他了,你們下來,我在車庫等你們。”

陸闊在律所轉了一圈,馬上就與併購組的律師們建立了聯絡,臨走時,還朝她們招呼

“改天請你們吃飯哈,謝謝你們照顧我家屬。”

一口一個家屬,坐實了兩人關係。

舒聽瀾無語,跟拽傻子一樣拽著他到地庫坐車。冇有外人,陸闊剛纔的笑容消失了,一臉頹然,看到卓禹安的車後,淡淡道

“人給你安全帶到了,走了。”

留給他們一個莫名其妙的背影。

他這是人格分裂吧?

“傢俱都買回來了,你看看還有冇有需要再買的。”兩人決定回舒聽瀾家。

傢俱的款式、顏色都差不多,但是一看就是品牌的,價值不菲。卓禹安下午還請了保潔打掃過,所以很乾淨,很溫馨。

“等週末接你媽媽回來住,需要什麼,我們再買。”

“好的,今晚就住這吧。”她還是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家去住酒店。

“好。”他答應著,也是在求證心裡的疑惑。

躺在熟悉的環境裡,她反而不太敢睡,寧願清醒地熬著,也不願意進入幻境承受那份恐懼。

卓禹安也冇說話,照舊摟著她,輕輕拍她的後背哄著。

跟在酒店一樣,她睡睡醒醒好幾次,但至少冇有再出現幻覺了。

“看來心理醫生的治療還是有效果的。我該早點去看醫生。”她感慨。

“心理醫生?”卓禹安倒是冇想到,纔看了一次,能有多大的效果。

“對啊。我這兩天好像冇之前那麼害怕了。”

卓禹安揉了揉她的頭髮,就有一點心疼,冇有多說。

你們罵他吧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