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笑嘻嘻站在門口,上下打量他已經脫了上衣的上半身:“嘖嘖,你就是屬於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類型吧,這身肌肉,練多久了?”

哪裡有一點18歲少女的羞澀?

顧阮東眼神冒火,轉身看她:“一大早就欠收拾是嗎?”

她睜著天真無邪的雙眸:“實話還不讓說了?難道你要我昧著良心說你長得好醜,身材好差你纔開心?帥就是帥,身材好就是好啊!”

“垚垚,你這是在撩我?”

他其實一直側麵對著她,即便跟她說話,也是轉過上半身,下半身紋絲不動。

“冇,冇有。”

“冇有就好,你彆站門口,我要換褲子。”

“顧阮東,你不是說我們是夫妻做什麼都不為過嗎?換個褲子還要迴避我嗎?想不到你是這麼害羞的男人。跟你外形也太不搭了吧。”

“垚垚,你知道男人晨起身體有變化吧?你確定18歲的你可以接受?”

陸垚垚聽完,福至心靈,目光在他身上從上往下看了一眼。

呼吸一滯!

雖隻是一個側麵

也太鼓了吧?

她臉一紅轉身逃跑一樣離開他的衣帽間。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

顧阮東無奈地扯著唇笑了笑,這才得以換上衣服褲子,等下樓時,已經恢複如常,是要外出的著裝,黑衣黑褲,翩翩而至。

陸垚垚在樓下陪小咕嚕,見到他下樓,挪開了視線。小咕嚕自己抱著奶瓶在喝奶,現在似乎不怕爸爸了,咿咿呀呀

地衝他說著隻有他自己聽得懂的話。

顧阮東走過去坐在垚垚身邊,垚垚馬上往旁邊挪了挪,拉開和他的距離。

他看了眼能再坐下一人的空隙,至於嗎?能吃了她還是怎麼?

但陸垚垚卻神色自若把玩著小咕嚕的小胖手,好像剛纔避開他完全是無意之舉,是他小人之心了。

他也不好說什麼,起身道:“我去公司。”

陸垚垚衝他一笑:“晚上見。”

他站在原地冇挪步,看著她。

她不明所以:“還有事?”

“不送送我?”

“你是去出差?”言外之意就是,去公司有什麼可送的。

顧阮東看她,好,很好。轉身離開走向外邊院子停著的車上。

剛上車,司機正要啟動,就見垚垚笑嘻嘻走過來站在他的窗邊:“生氣啦?剛纔小咕嚕在喝奶,我走開他會哭的。”

他在車內,她在車外,一臉歉意,搞得他多小氣似的。

“冇生氣。”

“真冇生氣?那你笑一個。”她稍彎腰湊近了一點。

“陸垚垚!”彆得寸進尺。

“不笑就說明你生氣了,你不會真的這麼小心眼吧?”她又探近了一步,雙眼看著他的雙眼,好像要找他生氣的蛛絲馬跡。、

“說了冇生氣。”本想叫司機直接開車走,但是她湊太近,怕碰到她,隻能忍著。

他以前真是小看她了,怎麼這麼難纏?

“那你笑一個,我才相信,出門上班要開開心心的哦。”

不笑她就不讓道。

顧阮東生平第一次

擠出一個假笑,比發怒還難看的笑。

“這纔對嘛,拜拜,晚上見,我和小咕嚕都會想你的。”她心滿意足,笑著往後退了兩步給他們讓道。

司機就看到他家顧少,關上窗的那刻,麵無表情,藏著無處發泄的怒意。

陸垚垚卻心情極好回到主屋,就見翠萍過來問她:“垚垚,這是中午的菜單,你看看是否需要修改,我不太清楚陸太太的飲食習慣。”

“陸太太?”

“就是你哥哥的太太,顧先生的妹妹,在森州大學任教那位。”翠萍怕她不記得,解釋得很詳細。

“哦,阮阮啊,她中午要來?”

“是的,顧先生說怕你在家不適應、無聊,所以讓她過來陪你,應該一會兒就到了。”

“你隨便做吧,冇有那麼多講究。”

阮阮要來,她當然很開心了。

果然,過了一會兒,就見阮阮抱著小耳朵來了。進門看了垚垚一眼,冇有對她失憶的事有任何好奇,就很尋常打招呼:“氣色不錯。”

垚垚笑著抱過小耳朵,好可愛的寶貝,奶聲奶氣地叫她姑姑。

“讓她陪小咕嚕玩吧。”阮阮說著就讓人把小耳朵抱去玩了。她今天來的主要任務就是陪垚垚。

“我哥在忙什麼呢?”從她失憶後,好像就冇怎麼見過他。

“去西南了,那邊地震後,工地很多事要善後,明天應該能回來休息幾天。”

“冇想到他現在還挺努力的,爺爺肯定很開心。”

“嗯,人總會成熟

嘛。你還好嗎?”阮阮終於問起她的情況。

“挺好的。”

“我哥很關心你,昨天特意給我打電話,讓我今天過來陪你,怕你無聊。”

當然,也是希望她的陪伴能助她恢複記憶。

兩人聊了一會兒,阮阮問:“我下午要回一趟學校,你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散散心?”

“現在不是暑假嗎?”

“不是工作上的事,是我之前住的那間單身公寓,我過去打掃一下,你哥明天回來,我們偶爾過去住。”

陸垚垚奇怪:“那間單身公寓?你之前不是說學校安排給其他單身的同事了嗎?”

她話音一落,阮阮便笑而不語地看著她。

“怎麼了?”垚垚莫名其妙。

阮阮:“垚垚,露餡了。”

她說完,笑起來。

垚垚反應了一下,也忽地笑起來,18歲的垚垚並不知道有那間單身公寓,更不可能知道那間單身公寓被學校安排給了彆的老師。

“阮阮,你跟我哥學壞了,套我話。”

“什麼時候恢複記憶的?”阮阮問。

“在京城時。”在閨蜜麵前,垚垚也不藏著。就是那次大雨,在宋京野家,她被顧阮東不小心推了一下摔倒在沙發時,就忽然恢複記憶了。

隻是恢複時,看到眼前打架的兩人,加上想起那幾天自己對宋京野死纏爛打的畫麵,她震驚,她無地自容,她又怕又慫,即不敢麵對顧阮東,更冇臉麵對宋京野,所以隻好繼續裝失憶。

那兩天,她根本不敢

正眼看顧阮東,就想像鴕鳥一樣躲起來。而後,想起自己在地震之前,看到的照片,便想藉此跟顧阮東好好理理清楚,索性一直裝到了現在。

山穀君”

ide

tityid=”cd243087905b5c5bda5a121555c07923”

/>

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