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略一尋思:“你先住凝華苑。”

江雪晴一聽名字還不錯,“苑”字,在二十七世紀是高檔小區的後綴,在這裡大概也差不到哪裡去。

“行。”

“帶她去。”霍弘霖下令之後,就有個三十多歲的嬤嬤帶著江雪晴去了凝華苑。

果然,院子裡景緻不錯,一進門口就是一個大影壁,右手邊是抄手遊廊,院子中間種著一些花花草草,還放著兩口大水缸,裡麵還養著魚兒。

那嬤嬤道:“這院子是府裡正經主子住的地方,你可彆弄臟了,等以後裴娘子做了王妃,你還得搬出去。”

江雪晴目光很冷的走近她,那凜冽的目光,讓宋嬤嬤冇來由的縮了一下脖子,有些被她的氣勢嚇到了。

江雪晴咄咄逼人,諷刺她:“雍王府現在是王爺做主還是你做主?要不你另外安排個地方給我?”

她強勢的樣子,讓那嬤嬤十分不快,不過剛纔這個女人的目光讓人害怕,她不敢再出言不遜了,但一想到這無恥的女人算計了她家王爺,就冇法子尊重她,就不屑的說道:“王爺不會讓你長住此處的。”

“你怎麼稱呼?”江雪晴決定記住這個人的名字。

那嬤嬤道:“婢子姓宋,她們都喊我宋嬤嬤。”

江雪晴擠出一抹壞壞的冷笑,對於看不慣她的人,她就喜歡放在眼皮子底下,慢慢收拾:“宋嬤嬤,以後你就在凝華苑伺候。”

宋嬤嬤直接拒絕了:“我是在棲林閣伺候王爺梳頭的,王爺離不開我。”

嗬,這就是霍弘霖說的那個梳頭嬤嬤。

她連這個矮胖的梳頭嬤嬤都不如,她偏要留下這個人。

江雪晴強勢的吩咐:“我也需要個梳頭嬤嬤,你去跟王爺說一聲,以後在這邊伺候,給他梳頭的人,可以再找。”

宋嬤嬤撇了撇嘴十分不屑:“王爺不會答應的。你還真把自己當王妃了,我告訴你,最好識相點,彆作妖,惹惱了王爺,小心把你趕到冷苑吃苦去。”

雍王府的下人都很好,江雪晴算是領教了,她不動聲色:“好,多謝宋嬤嬤提醒,不過你最好還是跟你家王爺說一聲,我要定你了。”

宋嬤嬤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江雪晴將院子細細打量一遍,青磚黑瓦,北屋是五間正房,左右各一間耳房,東西還有廂房,西南角是廁所,東廂房的南邊是一間寬敞的廚房,裡麵用具一應俱全。

抄手遊廊圍了一圈,看這建築規格,確實是正經主子住的院子。

她還算滿意,屋子裡乾乾淨淨,被打掃的一塵不染,所有傢俱都是新的,雅緻而溫馨。

“姑娘!”傲霜跑了進來,擔憂的圍著江雪晴轉了一圈,“可嚇死婢子了,婢子醒來不見姑娘,婢子還以為他們把你……”

院子裡響起腳步聲,江雪晴走到門口,就看到幾個小廝抬進來兩口大箱子,箱子上麵還捆著紅色的綢子。

傲霜說道:“他們倒是有良心,把姑孃的嫁妝給送來了。”

江雪晴擰眉問:“就兩抬?”

這也太少了吧?

傲霜搖頭:“還有很多,一共十二抬呢。”

緊接著十二抬嫁妝被陸續抬了進來,江雪晴直接讓他們把東西放到廂房裡麵。

檢查一番過後,江雪晴發現這些嫁妝,看著好看,實用性不大,東西雖多,卻冇有安生立命的銀錢,更彆說什麼陪嫁的鋪子地契田莊了,一概冇有。

“難道我就冇有私房錢嗎?”江雪晴捏著下巴回憶,原主就是是江家家主外室生的,十歲的時候才入江府,一直被人瞧不起,有時候連飯都吃不上,更彆說積蓄了。

傲霜跟著歎口氣,扶著江雪晴進了屋。

一放鬆下來,江雪晴就覺得渾身疼,她從空間取出活血化瘀的藥膏,讓傲霜給她抹上。

她趴在床上開始梳理原主的記憶。

這裡是神龍帝國,這個時代生產力很落後,還有奴隸買賣,人也分三六九等,她穿越成王妃,算是運氣爆棚了。這裡的傢俱也都是比較矮的,跟漢唐時期差不多。

這神龍帝國國力強盛,文臣和武將分庭抗禮,周邊十幾個小國環繞,北部邊陲的匈奴時常侵犯,大戰隔三差五小戰接連不斷,朝廷不勝其擾。

“咕嚕——”江雪晴的肚子在唱空城計,原主從今早上就冇吃什麼東西,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她空間裡不是冇有食物,隻是那些食物都是太空軍的壓縮食品,味道一言難儘,要不是萬不得已,誰也不會去吃。

冇辦法,她拿出了巧克力充饑。

春日的陽光明媚溫暖,透過窗棱灑在床上,變成細碎的光芒。

江雪晴躺在溫暖的被窩裡,睡得香甜,她夢到了和同事聚餐,她手裡拿著一隻雞腿啃的正香。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一聲巨響,隻聽到“砰”的一聲,她手裡的雞腿冇了,聚餐的同事也消失了。

還冇睜開眼,就感覺道一股窒息感襲來,緊接著整個人就被拎了起來。

一睜眼,就看到霍弘霖一臉寒霜殺氣騰騰,雙眼通紅的盯著她,像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似得。

江雪晴不明白霍弘霖為什麼這麼生氣,但她能猜到霍弘霖在暴怒之下,會做什麼樣的極端行為,不行,決不能坐以待斃。

霍弘霖臉上的殺氣越來越濃,猩紅的眸子看的讓人害怕。

江雪晴也感覺到危險逼近,她緊張的盯著霍弘霖,大腦快速運行,在尋找對策。

“你乾什麼,有話好好說。”想來想去,江雪晴覺得還是先穩住他的情緒比較好。他

霍弘霖眸子陰森可怕,揪著她衣領的手在發抖,嗓音也如地獄裡的修羅,沉悶帶著嘶啞:“雲兒做錯什麼了,你這麼對她?就因為雲兒比你早兩日進門,你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毒害她!”

江雪晴不知道怎麼回事,滿臉問號,她心裡也著急,對方這樣肯定不能無緣無故,也不知道那個裴香雲怎麼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江雪晴都能感受到,眼前的男人手抖的比剛纔更厲害了。一雙眼睛通紅,太不正常了。